子羽

【翻译】Chronically ill Steve Rogers 长期生病的史蒂夫

蜜分 Honeyscore:

source: http://youdonthaveoneofthosedoyou.tumblr.com/post/88698495965/chronically-ill-steve-rogers


根据各种资料,汤上的这位po主详细梳理了队长所得过的疾病,给出了简单的解释,并从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盛行欧美的人种改良学风潮的角度分析了史蒂夫患病之外面临的困境。我的读后感是,作者对于同人文没有正确体现steve病弱情形的指责不是很合理,毕竟steve并不是真实存在过的历史人物,他的疾病也只是故事性创作的元素,但对于广大stucky同人写手来说,这篇分析提供了一个与众不同的视角,所以依旧值得一读。


另外,我的英文水平真的很有限,所以推荐有能力的小伙伴戳原文阅读,欢迎大家指出我的翻译错误;w;


*改错*:昨天发布时我将吧唧那句"you got nothing to prove"译成了“你没有什么能用来证明自己”,后来经过微博上小伙伴@叁鳗_Kalos的细心提醒,这句话应该是“你没有必要去证明什么”的意思,我下了很多份字幕来参考,老实说,字幕组翻译的比我翻的还不靠谱……这句话我拿不准,其实也倾向于小伙伴的观点,所以我删掉那句话的译文,相信大家都有正确的理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很多同人文把描写瘦小史蒂夫的重点放在他的哮喘上,试着尽可能将他塑造得没那么病弱。我们需要记住的是,根据所有的资料来源(迪士尼海报,电影里史蒂夫入伍时所交的那份表格)都表明史蒂夫:


 


散光——所以他视力一直不好。我也看到过说史蒂夫是色盲,但我现在找不到当时的信息来源了,所以没法拿来证明,也没法确定史蒂夫是哪种类型的色盲,可能是红绿色盲也可能是三色色盲或者别的任何一种,我无法下定论。


 


脊柱侧凸——这是一种脊柱的三维畸形,意味着患者的脊柱无法像正常人那样向一侧弯曲。这并不会危及生命,但会在患者的身上非常明显地体现出来,我至今还没看到任何一篇同人文考虑过这一点。


 


听力部分丧失。同样地,我还是没看过任何一篇同人文提到有谁为了让史蒂夫听清楚而大声说话。


 


心律不齐,一种失常的心跳;他也有心悸高血压和其它一些心脏问题。我也看到过说他有心绞痛的,一种由于心脏供血不足所造成的胸口疼痛。


 


某种程度上他也患有风湿热,这会导致四肢出现红色环状皮疹,也会影响到脑补、关节和心脏——考虑他已经有心脏方面的毛病,这显然不是件好事。年纪稍长些的儿童到十五六岁的中期青少年都可能受其影响。风湿热可通过摄取阿司匹林来进行治疗——但这会对胃部产生负担,因此不幸的是,小史蒂夫还有:


 


胃溃疡。这种毛病会令患者非常痛苦,并且可能由于摄取阿司匹林类的药物而加剧。一旦出现并发症,胃溃疡可能危及生命。




史蒂夫还有一个胃病所引起的并发症,那就是恶性贫血,恶性贫血直到二十世纪都算是个绝症。这种病症使得患者体内无法再合成一种吸收维他命B12所必需的酶,因此患者会逐渐变得贫血,遭受神经损伤等并发症之苦,甚至直接死去(因此需要用到“致命的”的这个词)。直到1928年之前,人们都靠饮用大量生猪肝汁(一天一品脱还要多)或者食用半磅的生猪肝作为治疗恶性贫血的唯一方法,因为肝含有那种酶(烹饪会损坏酶的活性)。1928年起,一种猪肝提取物被研制出来,患者们再也不用像以前那样饮用大量生肝汁,花钱也少了,小史蒂夫听到这个消息一定松了口气。还有一些别的症状,和其它类型的贫血所造成的都差不多。




史蒂夫也有扁平足(这个不算严重,但这孩子是没法到处跑了)


 


他小时候还得过猩红热,这会造成咽喉肿痛和浅红皮疹,甚至还致死——尤其因为它能引起心脏方面的并发症。


 


史蒂夫的母亲患有糖尿病——他的入伍申请表上显示他父母有一方或者他有一位兄弟姐妹是糖尿病患者,那么既然他并没有兄弟姐妹,糖尿病也会直接导致申请者无法入伍,那么这个人肯定只能是他的母亲(除非你不相信史蒂夫的父亲真的参过军,史蒂夫撒谎只是为了和巴奇一起当兵)。史蒂夫罹患糖尿病的几率比常人要高。这一项暂且不会对他入伍的努力造成限制,但也绝不会让他在主张人种改良的优生学家那里获得优待。




总的来说,他的呼吸道系统面临重重困难——鼻窦炎和一次又一次的感冒发烧陪伴着他与他的……哮喘


哮喘可能变得十分危险,特别是对于一个心脏有毛病的人,因为哮喘发作的症状之一就包括心律失常。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医用吸入器很难供私人使用(特别是当那个人哮喘发作的时候),但哮喘烟(asthmacigarettes)很容易弄到,价格相较之下更便宜,可能引起幻觉。这种东西能起到一定程度上的作用,但无法与当今的缓解类药物相提并论。当时也有干粉吸入器,还有医用的喷雾瓶和电子喷雾器,如果你能弄到手的话。





除此之外,从三十年代到五十年代,哮喘也被视为一种身心失调的病状——患者遭受心理疾病的折磨,当其体内有个孩童大声哭泣时,他便产生了臆想,哮喘发作是臆想的产品(animagined product of mental illness due to the child crying inside the suffererduring an attack)——因此,谈话疗法也一度成为治疗哮喘的手段。由于他的哮喘,史蒂夫当时很可能被看作生理心理双重脆弱。




说真的,这种他有“精神问题”并遭受身心疲乏之苦的说法,并不会令人感到意外——天啊,换成你是史蒂夫你也累啊。他那么瘦小也毫不奇怪,想想看他的身体在他成长的日子里经受了多大的压力。


 


所以这一切对小史蒂夫究竟意味着什么?从出生或者从童年开始,接受超级血清之前的小史蒂夫一直都在生病,很可能是由于他打娘胎里带出来的并发症和早期的一些疾病(他的胃部和呼吸系统似乎有很多问题),而这其中一部分会被视为当时所谓的劣等遗传基因的证据。


 


人们经常把人种改良学与纳粹联系起来,但这种优生学的根源要追溯到二十世纪的美国,特别是二十到三十年代,发展势头尤为猛烈。二战之前,许多德国优生学研究项目的资金都来自美国。虽然作为一名生活在纽约的白人男性,史蒂夫能够免于强制性绝育或安乐死的命运,但公众意见极度支持国家将那些被视作累赘和劣等基因的个体驱逐出境。


人种改良行动是合法并且被强制执行的。在史蒂夫成长的年代,上千名穷困女性和依靠政府抚养的儿童因此受难,尤其是很多有色人种的女性和患有心理疾病的女性被强制绝育。很多住在精神病院或疗养院的人们死于疏于照料,这是被允许的。


史蒂夫母亲因肺结核去世的事实也会使他成为这种优生学思潮的攻击对象——事实上,出于人种改良的目的,肺结核曾被当作一种安乐死的手段,用来对付那些携带“劣等基因”的人(携带“优等基因”的人被认为对此免疫)。


讽刺性的是,从本质上来说,美国队长和超级战士血清计划正是一项人种改良学的实验,这反映出上世纪四十年代的人种改良思潮是多么风行。我写这篇关于史蒂夫的文章只是从创作同人文的角度出发,并不是什么严肃的批判分析,但不可否认的是:他们选中了一个长期患病、具有生理缺陷的男人,得到了一个基因改造的超级战士。


史蒂夫没有用抗生素地挺过了风湿病和猩红热,而且他还有哮喘和心脏上的毛病,在他所处的那个年代来说,这不能不算是个奇迹,所以我想,我们都应该为了莎拉罗杰斯是一名护士而感到庆幸,因为稍微管用一点的药物喷雾器在那个年代真的又昂贵又不好弄。


 


当巴奇对史蒂夫说这句“you got nothing to prove”时,他不是简简单单在讲一个病得没办法入伍的小个子男人——他是在讲一个很可能被视为同龄人中病弱而残疾的、毫无价值的、生来就是拖累的男人。史蒂夫必须对全世界证明他自己,只除了对巴奇,因为巴奇是唯一一个了解他并因此珍视他的人,巴奇对他评价不基于任何体能或健康标准。说到底,史蒂夫最需要向自己证明,那些被旁人用来评判他的主观印象,全都是错的。


 





Light as Feather(盾冬,叉冬)

wow,看完有凉意的同人

杀马特之家:

yep enough said


看看我的warning 每次都长的盖住正文 不点会死哦。。


想了想 对我来说有价值的果然只是怎么搞出更好的作品 而不是讨论“对”和“不对” 所以不浪费时间了 keep calm and have fun




简介:


九头蛇覆灭,冬兵回到美国队长阵营,战俘Brock Rumlow接受审判。




警告:


· 折磨、暴力描写,有暗示有明写,包括肢体暴力,性暴力和言语暴力,说一下我是按照“如果我是读者,读到会感觉不舒服”的标准来写的,建议对此敏感的人避一下


· 两个cp,洁癖避一下,虽然都比较坑(叉冬不算爱情,盾冬虽然相爱过但现在的冬的自我意识还没有恢复到有能力爱)




-------------------------------------------------------------------- 


直到开庭15分钟,冬兵的思绪还在大厅上方飘荡。


实际上,直到有人开始直接对他说话,他才模糊地意识在自己在某种审判现场。


 


他感到胳膊上的轻拍,Steve在提醒他,他坐直,望向提问的人,努力让眼睛聚焦。


 


一个头发稀疏的,留着棕黄色山羊胡的中年男人正聚精会神地看着他。


“Mr. Barnes, 除了上述罪行之外,你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冬兵看着他,尽量不让困惑显现出来。Steve温暖的手在他的肩上,他觉得镇定了些。


男人的眼神像某种密集的光束一样戳向他,他想摇头,想阻止整个大厅的人都把注意力集中在他身上,但他听见Steve说,“你可以想一想,Bucky, 你什么都可以说”。


 


他顺着男人手的方向,望向在审判席正对面的犯人。


犯人,有点油腻的深色短发,额头冒着汗,嘴角有些神经质地绷紧。


说实话,冬兵并不能瞬间辨别出他是谁。


 


他知道这是九头蛇的战犯……并且是长官之一。但当他回想他们,所有人都是一团模糊的黑影。他用力盯着,好像这样就能把那团黑影区分开;记忆钻出一缕,没来得及抓住又蒸发了。


 


(犯人习惯性地想伸手去摸自己的头发,但因为手被铐住,又缩了回来。)


 


不知为何,这个动作唤起了某种回忆。


冬兵好像看到了什么。


……晃动的…晃动的人影。


 


有人在吹口哨,有人在换衣服。


“看看我们的美人今天……”有人朝他的方向说,有人大笑。


 


他感到冷。感到一丝冰冷的汗珠在脊椎上成形。他听到自己的呼吸声。


男人的黄眼珠盯着他,瞳孔惊慌地缩小。


 


他看不到了。


 


---


 


他能听到Steve的声音,但不知为何,没有立刻睁开眼睛。


 


“他怎么样?”一个女性的声音问。Steve呼了口气,像是心情不好。


“会没事的。”女性说。


“……我知道。医生也这么说。…………Brock怎样。”


“哦,跟其他人一样,先关着再说。”Natasha耸肩,从床头拿起一片Steve剥好的橘子放进嘴里。“甜……”她说,“你可真——”


 


“我也是这么建议的。”Steve忽略她后面的评语。他一门心思都在Bucky身上,语速比平时慢。“而且这个州也没有死刑。”


“哈哈,”Natasha笑出声,“他们在乎的可不是这个。”


但说实话,他们都感到一点慰藉。毕竟那个犯人……Brock Rumlow过去和他们搭档过不止一次。


 


“什么时候再开?”Steve问。


“快了,他们都想快点完事,上次被打断是预料之外。”


Steve看着床上的Bucky没有说话。


 


 


十九个小时后,Steve愤怒地走进神盾局负责庭审的长官的办公室,手里攥着一张纸。


“我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种安排,上次他——”他用了很多力气才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像吼叫。


长官动作优雅地放下笔,示意他坐下。


“委员会认为,冬日士兵应该再次被提供一次说出真相的机会。”


“机会!?”Steve皱眉,极力维持着最后一点礼貌。。


 


“Steve, 你觉得…”像是要与他对比似的,长官故意用低沉的语调说,“九头蛇的受害者只有那些被谋杀、被拆散家庭的人吗?你的朋友,他也是直接的受害者。”


 


Steve下意识地攥紧拳头。


“他被利用,我知道他在自责,所以不用再——”


 


“说出来,”长官打断他,“或许对他的恢复有好处。还是你觉得他把那些事一直埋在心里、每次想起就直接晕倒比较好?”长官拿起笔,终止了他们的谈话。


 


 


虽然Steve十分确信他们只是想从Bucky嘴里套出更多九头蛇的情报,还是忍不住觉得长官说的也有道理。他不知道Bucky还隐瞒了多少沉重的回忆,心理医生说Bucky很配合,但是吐露的不多,他确实也曾为此担心过。


 


至少他会陪着他。Steve想。就算晕倒,也要让他稳稳地跌在自己的肩膀上。


这想法居然让他安心了一些,他自嘲地摆摆头。


 


 


当冬兵出现在听众席上时,Brock Rumlow百无聊赖的脸忽然紧绷起来。


他缓缓转过视线与冬兵对视几秒,然后低下头。


他的嘴角又开始不自然地紧绷。冬兵皱着眉头看着他,耳边是Steve一如既往的轻声安慰。


 


 


审判员又宣读了一次Rumlow长长的罪行清单,然后开始询问补充。


Steve告诉过冬兵这不是正式的法庭,只是在神盾局的地下室举行的内部裁判,所以想到什么可以直接说。


 


“哦,对了。”听众席上有人举手道。“去年五月,我在尼布罗饭店旁看到他,第二天有个议员死在那儿,这跟你有关系吗,Brock?”


“没有。”Rumlow干脆地否认道,嘴角不悦地瘪下去,像是被冒犯了一样。


“你在那里做什么,在晚上九点半。”


Rumlow沉默,感到所有人都盯着他之后不悦地说:“那旁边有个脱衣舞俱乐部,你这白痴。”人群发出嬉笑,审判长让大家安静。


 


“如果没有其他有证据的情报,”审判长咬重证据这个词,“就开始判决了。”他扫了一眼手上的文件,跟前几个送进来的犯人一样,终身监禁。说是监禁,其实如果有用途还会被放出来,这几个人不是主谋,没有直接参与策划,对一个组织来说比起大脑更像是肌肉,谁都能用。


 


“等等,”有人说,“长官说可以询问冬日士兵。”焦点再次被抛向了冬兵。无数双好奇的眼睛望向他——并不是觉得Rumlow那劣迹斑斑的清单上还有什么好加的,而是……冬兵是唯一一个直接从内部见证了九头蛇行动的人。他的经历,他的感受,都让人好奇。


 


“没事的……”Steve小声说。冬兵摇头。


“…………你不记得他?”Steve谨慎地问。


“我……”冬兵说,舔了下发干的嘴唇。


 


Brock Rumlow死死地盯着他,视线让他不舒服;人们都忙着看他,没有注意到。


 


“他的名字是Brock Rumlow,一个叫作Strike的突击分队的队长,档案记录是经常和你合作任务的分队之一,任何印象?”一个审判员向他解释道。


 


冬兵看着他,像是想从那张晒成深色的、几天没刮胡子的脸上找出一张地图一样。


九头蛇。队长。


 


他强迫自己回忆,再次感到冷;他感到自己的脚在漆黑的洞口前晃晃悠悠。


 


“Bucky…? Bucky!?” Steve担忧的声音把他从黑洞旁拉开一些。“……你…想到了什么吗…”他问得过于谨慎,就像是害怕听到答案一样。


 


“…很乱。”冬兵说。


 


审判长看了一眼手边的笔记簿,似乎是他接到的什么指示,说:“没关系,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冬兵看了一眼Steve. 对方的脸有些紧绷,但眼神和嘴角都透出鼓励的微笑。


他闭上眼睛,直直坠入了黑色的洞穴。


 


“…一场任务结束之后。”他说出脑中最先出现的画面。听到自己的声音很陌生——他还没有习惯对话。“成功了,但是很多人在搜索我们。我们躲进了一个…房间。”他不紧不慢地说着,感觉舌头有点不受控制,好几个词语都差点说不清楚。


“我们在等待指示……或者救援。”没有人说话,他的眉毛不安地压低。


光是回忆就让他的大脑过量工作了,他无法辨别哪些该说哪些应该省略。


 


所以在十分钟后,在他提到那些九头蛇特工开始打扑克牌的时候,终于有人忍不住发出轻笑。


 


美国队长严肃地望向声音的方向,那人噤声了,但审判长也有些尴尬地说:“呃,Mr. Barnes, 如果我们接下来要听二十分钟的打扑克过程……”


 


“是的。二十分钟。”冬兵说,没有意识到那是句讽刺。“他们打了二十分钟的扑克。”


大厅里响起几声勉强压住的笑声,有人小声说“他们改玩台球了?”。


“然后有人回来了。”冬兵在窃窃私语中继续说着。


“一个三十岁左右,穿着绿色长裙的女人。”人们说话的声音停顿了一下。


“我打算杀了她。”大厅开始变得安静,Steve惊恐地睁大眼睛,仿佛有人揭穿了他的什么秘密。


 


“Bucky…”他轻声说,像是乞求一样。


“但是……有人阻止了我。”冬兵说,低下头避开了与Steve对视。“…他压低我的枪,自己拿着枪走过去,我以为他要自己动手,但是…”虽然不能完全理解,冬兵在潜意识里意识到,接下来要说的可能会比刚才更加严重。“他扑上去,把她勒晕了。”


 


大厅里一片寂静。


 


“其他人反应过来,有人走过来,有人说,‘你疯了吗’。”冬兵语气毫无起伏地转述着自己能想起来的一切细节。“他说,‘他妈的,还要在这里等多久,太无聊了’。有人小声说什么,我不记得……他没有理,他拽着女人的头发把她拖到刚才他们打扑克的地方,撕开了她的衣服。”


 


他停下来,并不是意识到了周围尴尬的沉默,而是……他不知道该什么叙述。


“……你可以继续说。”他听见审判长比刚才更为低沉的声音。


他皱眉,不太确定地说:“然后他开始对她……做一些事。”他模糊地意识到人群开始把头转向旁边的人,小声说话,似乎他们都能通过他匮乏的叙述理解到发生了什么。这让他稍微平静了一点——至少不会有人指责他表达不清。


 


“其他人呢……?他们也对那女人……做了一样的事吗?”


 


冬兵看着审判长,点头。


审判长看着冬兵有些呆滞的蓝眼睛,有些犹豫地问:“…你呢?”


 


“他们让我在外面观察动静。”他平淡地说。


 


“后来你们……回去了?”


“是的。”冬兵说。“走之前,他们勒死了那个女人。”


 


几十秒钟没有人说话,审判长像是猛地想起来一样甩给Brock Rumlow一个极其厌恶的眼神,说“我们真是低估了九头蛇。”


 


“…这不常发生。”Rumlow嘀咕道,满不在乎的语气惹恼了不少人。


 


“Rumlow先生觉得一天发生几次合适?”


 


“哦得了吧!别告诉我你们能管好手下每一个员工!…别问他那些废话了,反正你们都要把我关起来。”


 


“哦,”审判长冷冷地说,“那可不是你说了算。”他带着威胁的语气让Rumlow的睁大了眼。他转向冬兵问:“确实不常发生?有人指责他们吗?”


 


冬兵想了想说:“……我想…是的。”他不太确定,但是把有人朝那些队员大吼大叫的事情说了出来。“有个人,他拿着叠报纸,上面登着那个女人有关的新闻,他问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审判长看着他,表情染上一丝焦虑。


“我说了。所有我看到的。”冬兵说,语调仍然没有起伏。从人群的反应来看,他又让人觉得古怪了。他经常有这种感觉,一不小心就会让人觉得他跟普通人不一样。他不知道怎么掩饰,或许他一开始就不该说话。


 


“那个人看起来很生气,一边大声说话一边走了出去。然后房间里只剩我们,那些队员都很不…高兴(高兴?他还没能熟练使用这个词)。我坐在角落,等待有人把我送回去。”


“送回去?”


“一个有很多仪器的房间,他们会检测我,如果合格了,就放回冷藏舱。”他陈述着,Steve的拳头又握紧了,他不太喜欢这样。


“……然后你就…回去了?”


 


“不。”冬兵说。忽然感到了一点点被他人形容为情绪的东西。又或许只是他说话太久,嗓音变得难以控制。“然后来了一个人。”


 


冬兵在等待有人进一步发问。但是没人说话。似乎人们都在等着他继续说,他疑惑地望向审判席。


 


“呃…一个人?”


冬兵闭上眼睛,把那片记忆抽了出来。


“一个人……一个……长官。”他说。


 


男人进来后,其他人都不说话了。


“两个月的工资和无聊活儿?”男人说,语气嘲讽,引起一片低沉的不满声。


“你不在,老大,你陪头儿去了神盾局,不知道那天有多无聊。”有人说,其他人纷纷同意道。


“但你们确实很蠢。”男人说。“强奸杀死平民,别告诉我你们还准备了保险套。”


一个像熊一样粗壮的男人发出令人不舒服的粗粝笑声:“我的案底,被抓到就是死刑,谁他妈在乎多一个下贱的女人。”


 


男人耸肩。


 


“如果你保持这种态度,”他慢悠悠地说,“离被抓到也不远了——那是小事,但如果因为你管不住自己的鸡巴而连累我们……”后半句他的语气明显降温,刀锋从轻快的嘲讽语气下露出来。


“滚蛋。”像熊一样的男人气呼呼地说,但气焰明显减小了。“我会咬破毒药,才他妈不会给警察一点便宜。”


“很好。”长官模样的人又恢复刚才那副轻松的神色。“好了好了,没什么好生气的。”


 


“他!”男人伸出一只粗苯带疤的手指,指向冬兵坐着的角落。“还对西特维尔多嘴!!”


 


长官看向冬兵,又望回男人,露出夸张的,哭笑不得的表情。


“你和他生气……?”他刻意放轻的语气,在场几个人看起来像是不小心吹到了冷风。“哦得了吧,他只是个武器。不信你命令他试试看。”


粗壮的男人站起来,像是想冲去过,又迟迟抬不起腿。他在害怕冬兵。他们都是。自从见过他在战场上的模样。


 


“没什么好怕的。”长官笑道,“过来宝贝。”


冬兵疑惑地眯起眼,不确定那是在叫他。长官又叫了一次,向他挥手,他才走了过来。


 


长官模样的男人从口袋里拿出一把小刀。


 


“………他用小刀刺伤你?”审判长问,冬兵毫无起伏的叙述让人听不出重点或者走向,让人十分不舒服。


 


“没有。”冬兵说。“他把刀递给了我。”


 


所有人都露出疑惑的神情,除了坐在审判席对面,脸色开始变得苍白的犯人。


 


“够了!”Rumlow忽然喊道。没人理他。


 


“他说,‘咱们来试试看他有多服从命令’。他说,‘先在你的手背上——有肉的那个手背上——切条两英尺的口子’。”冬兵发现他的话又让人们露出了不好的表情,他模糊地思考着为什么,但是没人让他停下来,他继续说。


 


他照做了。


熊一样的男子睁大他黑亮的小眼睛,厚嘴唇因为惊讶而张开。


 


长官模样的男人若无其事地摊手道:“我告诉过你们。”


就好像他刚才只是为他们展示了一条简单的数学定理。


 


“你看,”他说,“是不是没有必要跟他生气?”


 


熊一样的男人反应过来,露出嫌恶的表情:“恶心。该死的怪胎。”但是有其他人站起来,神情激动:“真的吗?他什么命令都听?他没有痛觉?”


 


“哦,武器的痛觉可比人类迟钝。”长官微笑着说。“你知道吗,我有个亲戚的女儿上周告诉我蔬菜也有痛觉,从此她拒绝看母亲切菜。”没人理会这个无聊的笑话,他们都朝冬兵围了过来。


 


“那如果你叫他……做比这更过的事呢?比如切掉自己的手指什么的?”有人好奇地问道,像小孩发现了什么隐蔽的宝藏。


 


“我想是会照做,但是上头一定会找你麻烦的。”长官风趣地说。“他的伤口恢复很快,但是要重新长回骨头……恐怕也不容易。”


 


“别告诉我他们接下来……”有个看起来相对年轻的审判员自言自语道,薄汗从他梳理整齐的发根处渗出来。


 


“他抓起我的头发,这个时候有穿着白褂的人来,我被带走了。他在我耳边说,‘下次见,甜心’。”


 


一段沉默之后,有人问了出来:“…你后来再次见到他了吗?”


 


冬兵点头,他听到Steve发出含糊的喉音。他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


 


“又一次任务结束后,他又来了。他可能做了什么,因为我从来没有在任务结束后在休息室停留那么久,通常很快会有人来接我。”他说。怕自己不够客观又补充道:“——也可能是他们忘了。”


没人评论。他等了一下,猜想这是和刚才一样,他应该继续说。


 


男人一出现,在场的参加了上一次任务的几个队员就骚动起来。其他人疑惑地看着他们,又望向他们的长官。


 


“他怎么样?”他说。刚才在疑惑的几个人看起来更困惑了,但另一边一个瘦高的年轻人站起来…几乎是跳起来,说,“正常,一点也没受伤”。


“完美。”男人轻声赞美道,眼里发出兴奋的光。他打着手势让冬兵过来,像对待一只猎犬那样。


 


“我给你带了糖果。”男人说,戴着厚手套的手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黑色的,布满尖刺的小球,像某种武器的部件。有人露出惊讶的吸气声,男人对冬兵说,“来,尝一尝。”


 


冬兵接过来。那怎么看也不是该放进嘴里的东西。他照做了。


痛感从口腔的每一个方位传来,很快发麻。男人把手放在他的嘴下方,他把小球吐了出来。上面沾着血,还有些从他的嘴角渗出来。


 


“还有人不相信他只是个武器吗?”男人幽默地说,扫了一眼队员的反应,各式各样。


“过来,我还有其他的糖给你。”他说。他的手貌似随意地搭在自己的裤腰带上。


冬兵感到胃里有东西在下沉。他嗅到危险。比战场上严峻上百倍的。


 


冬兵感到他的听众们脸上的表情看起来比刚才更糟了。他怀疑自己是否该停下来。


似乎有人想对他做出什么指令,冬兵认真地等待着,但他们的嘴唇动了几下都没有发出声音。他觉得很困惑,只好继续说。


 


“我觉得……我觉得很想吐。”他不确定是否应该用“恶心”这个词,他不确定自己是否能感到恶心,他的感觉应该都是生理上的。“后来我真的吐了,然后他——”


 


“闭嘴!闭嘴你这个蠢货!!”审判席对面的男人叫喊起来。


冬兵以为他在骂他,但是他看到男人盯着的是审判长。


 


“让他闭嘴!别让他说了!”Rumlow说,他的脸因为各种激烈的情绪扭曲成一团。


冬兵看着他。他身上充满了暴力的能量,如果不是被锁着,一定会跳起来打人了。冬兵仔细地看着,试图与记忆中那个用极大的力气扇他脸颊的身影重合起来。


 


“怎么了,Brock? 害羞于分享你的往事?”审判长说,声音不大却让人发冷。他看Rumlow不再是一贯那种无所谓的轻蔑,而是变成了降到冰点的、像看污物一样的眼神。


 


“我他妈才没有——你能让他别说了吗?”他的脸透出危险的紫红色,像从里面烧着一样。


 


冬兵想起之前有人交代过他:这个被审判的犯人的命令没有效力,所以他让他“闭嘴”是不用服从的。


所以他继续说:“他经常说,‘来吃糖果’,糖果,非常恶心。”他用了。恶心这个词。他觉得非常不安,从来没有人允许他用这么放肆的词,但同时又不可遏制地感到贴切。恶心。是的。


一股突如其来的怨恨侵蚀了他。洪水从闸门后冲出来,过于汹涌甚至让他开始发抖。在他意识到之前,他不知道他对那个男人抱有这么多的“恨”。


 


Rumlow转向冬兵,惊慌地喊着:“你误会了Winter, 我给你的糖果是真的糖果——”


人群向他投去作呕的神情。Steve猛地站起来,把冬兵吓了一跳。他几乎忘了Steve在这儿,在他身旁这么近的地方。


 


“Steve……Steve!” 有人扯他,把他按回椅子上。冬兵转过头去看,是上次跟Steve说话的那个女性。她的眼睛红着,像某种无法准确命名的发怒野兽,她冲Steve摇头,Steve缓缓坐了回去。


 


冬兵有些担忧地看着他,他想问Steve他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但是很少见地,Steve忽略了他问询的眼神。


 


“…我还需要说吗?”他转而询问审判长。


 


听到他的话审判长像被针扎了一下,冬兵皱起眉。


 


“…除了这个…长官之外,还有其他犯人吗?你可以指证。”


“犯人?”冬兵问。


“就是…”审判长露出尴尬的神色。“就是那些碰你的人……用你不喜欢的方式。”


“…哦。”冬兵有些意外于这个问题。“不是的。他不常碰我。通常他只是坐在一边。提建议。”


 


一开始问他话的山羊胡男人正在本子上奋笔疾书,听到这句话时抬起头来。


他感到周围在变得沉默。不是维持纪律下的那种安静,而且像……像万物被埋葬的冬天一样,寒冷的死寂。


 


“……什么样的建议?”打破沉默变得越来越艰难。


 


“一开始只是说服其他人,我只是个武器。”


 


那些人学的很快。


 


有四个人……或许是五个。有两个在抽烟,不时把烟头按在冬兵身上,在他的痛呼中对他的自愈能力啧啧称奇。


有人拿刀在冬兵的背上画了个九头蛇的图案,从反应来看画的并不好,其他人都纷纷拿出自己的小刀或者钥匙之类的东西在他身上比试起来。


 


从一开始战战兢兢地在旁边看,到嘻嘻哈哈地在他身上用小刀画九头蛇的图案,只过了不到两周。


 


 


他听到吸气声,在一片寂静中显得突兀。


他转过脸看旁边。Steve攥着拳头,脸色发白,非常不合适他。


“你从来没告诉过我……”他听见Steve说。但是忽然他感到厌倦,Steve的关心,像棉绒一样温暖着他,像棉绒一样在他的身上添加重量。


他从外部看着自己。无动于衷的自己,和几乎不能掩饰自己受伤的Steve。


他想摆脱重力,像羽毛一样轻巧地四处漂浮。


有力量把他往下拉,把他留在地球上,直面一道消失的伤疤。


 


“还有的时候,”他想诉说。想把重量排出去,被他人记在纸上,变成跟他无关的事。


“他们会让我做一些事。”他开始有情绪了,这种情绪是冷的,与Steve几乎要烧起来的愤怒相反。


 


他想起来那个身影,总是用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他,经常做一个动作:右手把头发向后捋——深色的,有点油的短发。


那个人不是每次都会上前,而是经常坐在一旁,双手交叉在胸前看着。他会提出一些“建议”,“他的下腹最敏感”,或是“你们试着一起塞进去”。


那团黑影让他发冷,让他感到胃里被灌了铅。


但如果那就是“恨”,冬兵想,那么在所有的黑影中,他最恨这个人。


 


审判长无声地允许他继续说。他看着Brock Rumlow惨白的脸,看着,但并没有看见,视网膜上都是黑影,喉咙里似乎灌满了有毒的液体,他不断说着,想把它们吐出来。


 


 


人群听着,不时发出颤栗和压抑的吸气声。


到末尾所有人都被迫明白了“糖果”、“比赛”这些词代表的意思。冬兵带着困惑的叙述还暗示了更多隐藏在旮旯转角的灰霾,没有人想去猜测。


 


可以明白的是参与这件事的人越来越多,从一开始那个小队,到后来冬兵描述的第三队、第四队……只要是他没被放进冷藏舱的空隙就会有人来趁机“娱乐”,就算是没有参与的人,似乎也没有作出任何举报的行动。唯一有过的怨言的只是某天值班的科研人员,战战兢兢地嘀咕频繁洗脑不经济。长官表示完全可以省略这个步骤,反正他也并没有想起什么不该想起的东西,而只要一段时间,他的伤口都会尽数愈合。


从冬兵的叙述来看那名长官挑选参与者的标准并不严格。似乎只要是他认为可以信赖的队员都可以参与。


只有一次。冬兵说。有个人似乎想进来,在外面大吵大闹,一直朝他的方向看,长官一直没有放他进来。


 


 


在他讲到有某种烙铁参与的性活动时美国队长终于无法忍受了。


他抱住他的好友……或许还是上个世纪的恋人,抱得很紧,肩膀无声地剧烈颤抖。人们无从判定他是在震怒还是哭泣。


冬兵迷茫地僵在座位上,像个不知该如何行动的机器人。他听见审判长低声说:“今天可以结束了。Mr… 冬日士兵,我想最后请你指认一次犯人。”


 


冬兵又犹豫起来。他似乎不该犹豫的,确实就是那个人,不是吗?


唯一奇怪的是,明明有些细节他记得很清楚,长官的样子却一直隔着层雾。


他可以复仇了。有人告诉过他。 但是复仇的感觉比那些黑影更加虚无缥缈,如果不是Steve紧到发痛的禁锢,他觉得自己几乎要随着雾气一起消散了。




“我不知道。”他皱着眉头说,人群中又是一阵喧哗。“但是他确实是深色头发,和我差不多高……有个动作…他经常…”他模仿了一下那个拨头发的动作,眉头皱得更紧。还有什么……还有什么能回想起来的……


人群望向审判席对面完全符合描述特征的犯人,阴沉的低语四处起伏。


“还有他……他给我的小刀。”冬兵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物件。“我整理东西的时候发现的。在我的房间里。”他把刀递给走上来的鉴定人员,由他转交给审判长。


 


“呵,”审判长冲脸色如同坟头死灰的犯人露出冷笑,“如果我没记错,九头蛇的每一件武器都有编号,查出是谁的也不难?”


Rumlow瞪着那把小刀,像是看见了什么鬼魂一样,然后猛地转向冬兵说:“那是…那个时候……”一开始还是吼声,很快转为虚弱的、像气息一样的声音。似乎是因为一向万事服从的武器忽然做出这种举动,让他惊得都不会说话了。


 


“还有你后来说给我留作纪念的——”冬兵从口袋里拿出一枚鲜艳的粉色“糖果”,但不等他打开,人们都预料到里面是什么了。


 


“不是的——”Rumlow开始大吼,站起来,试图摆脱锁链。


冬兵想起那些落在他身上的拳头和刀刃,反射性地一缩。


 


“停下来!”他听见Steve说。Steve的声音比谁的都要沙哑,却也听起来比任何人都有震慑力。一时间大厅内像是没有人呼吸。


他拉着冬兵站起来,直接朝出口走去。不少人抬起手,但没人敢制止他。


走到没人看得到的地方时Steve捂住了脸。


有水珠从他的指缝里渗出来。他确实是在哭的。冬兵感到有什么东西在他胸口聚集起来,越来越沉。他吻了Steve. 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完全是肌肉的记忆。他尝到味道。微咸的,水的味道。他不明白,但是那种味道让他痛苦,让他宁愿吞下一颗带着尖刺的金属球。




Steve说他累了,让他到床上休息。他看着Steve通红的眼睛不敢反抗,闭上眼躺在了床上。他听着Steve的踱步声,迫切地希望自己能做点什么,但是不知不觉居然睡着了。


 


他再次在Steve和那名叫Natasha的女性的交谈声中醒来。


 


“我不——别问我,Natasha. 我他妈才不在乎。”


Steve使用了他所说的“粗鲁的语言”,冬兵惊讶地睁开眼睛。房间里很安静,隔壁的谈话声清楚传来。


 


“所以你不阻止?”Natasha低声问。


 


Steve绷着一张脸,呼吸颠簸似乎在克制着什么。


Natasha垂着眼观察他的样子,及时说:“这没什么。我…我明白你。”她把头转向另一边,眉头皱起。“……那人渣确实死不足惜,我只是怕你自己又多想了什么大道理——”


“不。”Steve打断她,脸上浮现出让她感到陌生的,有些刻意的冷漠神情。


 


“…不用想了。鉴定结果都出来了。连那糖果的发票都有呢。”Natasha露出一个没有任何笑意的笑容。“而且……有人把冬日士兵在审判会上发言的消息告诉了其他囚犯,他们都吓疯了,天天等着冬兵来把他们徒手撕成碎片。”


 


“Bucky不会再碰那些污物一次。”Steve僵硬地说。“其他人…其他人可以先……但挑起这种事的主谋…………让Bucky除了任务还要承受这种痛苦的主谋………一定要——”他顿住,仿佛就算是被快要被愤怒烧死,也难以说出那种词汇。


“我明白。”Natasha拍拍他的肩膀。“别再想这件事了。交给其他人处理……放松点。”


 


 


Steve很快恢复了以往的态度。冬兵又能每天看到他所熟悉的温和神情。Steve花很多时间陪着他,帮助他恢复。他能感到某种暖融融的,无法明状的东西,在不停生长。他开始在看到Steve时不由地露出微笑,心理医生说这是个可喜的进步。


 


这天Steve去汇报任务,他在外面等,慢悠悠地在走廊踱步,看窗外的夕阳。


有人叫他。他走进那扇打开的门。是神盾局的一名长官。他问他最近怎样。


 


他如实说了很好,说了他觉得有Steve在就不会有事的奇怪感想。长官没有嘲笑他这孩童一样幼稚的言论,只是轻笑着说了些祝贺的话。


 


“都会好的。”他说。冬兵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觉得有些冷。他朝外看了一眼,夕阳快要整个坠到山后去了。“上次那个男人…那个恶魔……他会被处刑,不会再有人伤害你了。”


冬兵点点头。虽然Steve没有在他面前提到过,但他可以从那天Steve和Natasha的对话中推测出来。他们说不会有什么电椅或者注射之类的繁琐程序,直接在地下室枪决。


 


“他罪有应得……不是吗……?他对你做的那些事……”长官缓缓地、拖长语调说。冬兵注意着门外,忽然希望Steve能快点出现。长官似乎读出了他的想法,轻笑一声,依旧用那种缓慢的语调说:“Steve……要是当时Steve在就好了,不是吗?”


 


冬兵的嘴唇动了一下。他想到一些事情。一些就算是他迟钝的感官也隐隐感到“不好意思”的事情。


 


他觉得他曾经看到过,Steve的幻影。


 


虽然当时他还不记得Steve是谁,但是记忆中总有那么个模模糊糊的影子。在他满身是血的倒在地上的时候,在他被折磨得发不出任何声音的时候,像鬼魂一样出现,带来一些或许是微不足道的慰藉。


幻觉中的Steve搂着他受伤的身体,动作轻柔地擦掉额头上的血迹,低声对他说“没事的”,“我在想办法”。


幻想中的Steve递给他一把武器。不是为了伤害他,不是为了让他自残,而是让他“保护自己”。保护自己。从来没人跟他说过这种话。


甚至有的时候,在他真的神志不清到分不清实感和幻觉的时候,那个Steve还会给他带来一些真正的糖果。像他们小时候一起吃过的一样的,甘甜的,完美的糖果,像冰雪解冻一样甜美地流进他的喉咙,让他的身体被轻柔的幻觉笼罩,漂浮起来,似乎再次睁开眼就能看到像天空一样的蓝眼睛。


那只能是幻觉。他想。因为一旦醒来又是一间污秽的牢房,又是一片熟悉的空白。他麻木地遵从着指令,一铲又一铲的灰尘覆盖在光线微弱的幻觉上,挖不出源头。


 


“Steve!” 长官还想说什么,金发的男人出现在走廊尽头,冬兵没想就喊出声。


 


Steve愣了一下,看见站在房间阴影里的冬兵。他快步走来,冬兵积极的态度让他高兴。


 


“哦,您好。”Steve这才看见坐在办公桌前的长官,行了个礼。


长官不在意地对他摆摆手,像是想顺势捋一下自己深色的头发,又收回了手。


 


Steve有些急促地拉着冬兵离开了。


“嘿,有点尴尬,”到走廊上后Steve对他解释道,“一开始他批准你上席,我还冲他大吼大叫。”


冬兵点头。他想说就在Steve去“大吼大叫”的那天晚上,长官找他谈了话,让他安心地复仇,那是他应得的;说听从命令并不完全是坏事,要看是在谁的手下,现在他在正义的一方,听从正义的命令总是没错的。


他犹豫着要不要把这些告诉Steve,他不是很擅长分辨哪些该说,哪些是无关的细节。


“走吧!……怎么了?”


“我看到过你的幻影。”冬兵忽然说,他有预感这又是一个无关的细节;他想扭头走掉,他的脸颊在发烫。Steve的脸上瞬间充满了困惑,然后在冬兵缺乏条理的解释中逐渐转变为理解。


 


“…没事的。”Steve的手落在他的肩上,一如既往地温暖宽厚。


这真好。冬兵想。就像太阳。就像他犯下什么错误都会被原谅。


“都过去了。………那人今晚处刑。”Steve小声补充道,这话题还是让他不舒服。


冬兵点头,跟随着Steve往外走,下意识地模仿着Steve走路的步调。


 


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觉得有点悲伤。


就像是刚才那阵没来由的冷风一样,胸口有些发凉。


 


但是会没事的。他靠在Steve的肩膀上想。Steve这么说。医生也这么说。


他很快会好起来的。所有事情都会。


 


 


 


=== END ===








Duhhhhh still get finger pointed even with all those warnings... I'm scared alright (not of you, of my own self-blaming system)


Funny how people feel the urge to speak when the fan base's relatively large-scaled, and how substantially more tolerate it seems when it's small. 


I don't like the idea of being obligaged to your morals at all.


People are not trying to upset you because they are evil. They just don't realize someone would be offended. And believe it or not, it's hardly worth the effort to do persuation through blaming or shaming. How could you know they don't have their own reasons. 


And no kink shaming. Please.


 


AND I hate explaining but..


In case you wonder.. 一开始叉骨不说出来是因为冬兵不会反抗本该是个秘密 只有职位很高的人知道 其他人都怕他也没人敢命令他 所以没人发现


那人是作死 被发现也是死


我个人从电影里看到了皮爹非常严重的abuse倾向 maybe i'm imagining things, i'm not sure - it's my own fantasy, you see


一方面因为这个 一方面不希望别人把冬兵的伤口公诸于世 


叉骨被处死一点也不是意外。都是安排好的。那人做了无论是九头蛇还是神盾局这边都无法容忍的事。九头蛇没灭亡。再次埋在了内部。像那个没被发现的长官一样。我觉得冬兵的心理医生也是帮凶,试图掩盖他的记忆,伤害太大盖不住,怕暴露,就找个替罪羊。叉骨是那几个人里唯一没有同流合污,还一直试图拯救冬兵,所以只能是他。(他们还想继续利用他呢)


我觉得把自己全部的想法都写出来非常无聊。But hope that's reasonable enough for you.


我本来想写 如果有个人 你可以对他做任何事 这种危险的假设 我只想讨论这个问题 还有个我忘写了的细节是冬兵的困惑 他觉得队长的爱沉重 因为以前他不爽可以发疯 可以杀人 反正顶多就是一通洗脑 但是队长把人性给了他 他不能再像以前无所顾忌 


这只是篇同人 我不想offend任何人。

盾冬 BDSM 及 D/s 文LIST

Stucky同人文收藏夹&盾冬文整理:

深夜发个小众kink的肉文整理~


这是皮下目前记录的 盾冬 BDSM 及 D/s kink的全部文LIST,扫文范围是 SY到17年底,LOF从17年以后、AO3按tag搜;总共81篇,大体是按照收藏数/热度区间排序的,AO3是时间排序。SY标注的时间是帖子发布时间,LOF是最后一章更新时间


以下文都超级小众超级kinky,可能会造成不适,请阅读标签和文前预警谨慎食用~不同文的kinky程度有轻有重,一般D/s undertone < D/s < BDSM


旧文可以参考stuckylibrary太太的 BDSM 分类


SY(到17年底)


 【完结】



  1. 翻译 The Daily Rogers - Peggy黑黑 大学AU 芽詹 d/s 16年7月


  2. Desire欲念 - Mr.Moon PWP 剃毛play 略D/S 16年11月


  3. 无差 翻译 情歌系列 1决定与修订 - 喵唧 R级清水 Dom!Steve & Sub!Bucky 15年7月


  4. 无差 翻译 鎏金美人 - cindyfxx 古代AU BDSM 15年7月



 【一发完】



  1. 翻译 Good Boy - fuyuko0207 sub!Bucky 14年6月


  2. 翻译 Big Mouth 大嘴巴 - jaycee BDSM NC-17 PWP dom!Steve 14年10月


  3. Galaxy in your eyes - 脆骨没有肉 D/S PWP 微BDSM gentle Dom!Steve 16年5月


  4. 翻译 I’ve got you now 我接住你了 - jaycee 轻微BDSM PWP NC-17 14年10月


  5. Fifty shades of Grey 删节片段 - Alice梦游症候群 PWP 调教 14年10月


  6. 翻译 Forgiving Metal - budding23 面罩play D/S Praise kink 14年11月


  7. 翻译 The Fractal Geometry of Self - fuyuko0207 dom!Steve sub!Bucky 14年8月


  8. 翻译 Start With Something Simple 从简单的开始 - jaycee BDSM NC-17 dom S... 14年9月


  9. 翻译 Undisclosed Desire - 西门雪珊 NC-17 PWP 微D/S 14年11月


  10. 冰封之刻 - estalydia 报社PWP BDSM 蛇盾X雷霆冬 17年4月


  11. 翻译 情歌系列(5)压制和挣扎 - 喵唧 NC-17 Dom!Steve/Sub!Bucky Spanking 16年5月


  12. 无差 翻译 情歌系列 2呢喃之憩 - 喵唧 R级清水 Dom!Steve & Sub!Bucky 15年7月


  13. 无差 翻译 情歌系列 3骤沉渐消 - 喵唧 R级清水 Dom!Steve & Sub!Bucky 15年9月


  14. 掌控 - 聿涯 PWP 一发完 含D/S Sub!Steve/Dom!bucky 17年5月


  15. 翻译 情歌系列(7)面带微笑将烦忧啃掉 - 喵唧 NC-17 D/S 芽詹 16年7月


  16. 翻译 Pinstripes - 西门雪珊 NC-17 D/S 弱鸡Dom!Steve/Sub!吧唧哥哥! 14年10月


  17. 翻译 情歌系列(4)悉知其臂 - 喵唧 NC-17 Dom!Steve/Sub!Bucky 16年5月


  18. 翻译 情歌系列(6)值得与否 - 喵唧 NC-17 Dom!Steve/Sub!Bucky 16年6月


  19. 无差 翻译 拼凑 - cindyfxx Dom/Sub 15年8月


  20. 拇指吧唧 - Prunusmume战 童话AU 15年6月



【连载】



  1. 地狱天堂 - xywy NC-17 含D/s情节 Steve+双冬兵 14年8月


  2. 翻译 Lesson Learned - 一朵英俊的冬瓜 BDSM D/S NC-17 14年9月


  3. 消除心理阴影 - 西门雪珊 NC-17 D/S 微BDSM Gentle Dom! Steve/Sub Bucky 15年3月


  4. Submission - vein 奥夫大大五十度灰的梗 14年12月


  5. 翻译 Bound - fuyuko0207 dom!Steve sub!Bucky 14年9月


  6. 治疗心理创伤的正确方法是鞭子和宠爱 - 十劫 BDSM NC-17  16年7月


  7. 黄金雨 - blueaway 芽冬 芽詹 BDSM 打屁屁  16年11月


  8. 夜深沉 - 腐鹿受囍 二战AU D/S 黑化 15年9月


  9.  - bimo 芽詹 轻微BDSM 双向暗恋 全程肉  16年7月



AO3中文(搜的tag,好像都是一发完/短篇完结,翻译居多)



  1. 暗夜无光 No Light, No Light - blackmusicds


  2. Day25:Boot worship - flymetothemoon16


  3. Secret - flymetothemoon16


  4. Bad Apple - flymetothemoon16


  5. Fantasy - flymetothemoon16


  6. 神盾局长的加班之夜 - flymetothemoon16


  7. 任务失败 - flymetothemoon16


  8. Take It Slow 慢慢来 - HailTheTranslationParty


  9. 無题 - cyanfalcon


  10. you're the fireworks flyin' on the fourth of july 你是国庆日飞扬的焰火 - blakjcIamShadow21


  11. tales to astonish - ogawaryoko


  12. Think I'm Finally Clean - ogawaryoko


  13. 不能说的秘密 - bernolli


  14. Love has no Pride - bernolli


  15. Arrest Me - Sebattini (blueaway)


  16. Undisclosed Desires - Cecilia_Stucky


  17. Mutually satisfying weirdness 双方满意 - blakjc


  18. I’ve got you now 我接住你了/落入我怀中 - blakjc


  19. Start With Something Simple 从简单的开始 - blakjc


  20. Masterpiece - orphan_account


  21. The Fractal Geometry of Self - ogawaryoko


  22. On being good - ogawaryoko


  23. How dare you? - orphan_account


  24. All of My Love - micchi


  25. Let's Be Exposed and Unprotected - ogawaryoko



LOF(17年及以后)


【完结】



  1. 困兽 - 失蓝
       SY - AO3 - 2 - 3 - 4
     - NC-17  半au  队1  猫化冬  D/s  监禁  产乳  女装冬  怀孕  芽詹  17年7月


  2. hold so much as the sea - 污冬面 - AO3 - 
     - 翻译  NC-17  原作向  D/s  捆绑  拳交  PWP  17年8月


  3. 车 - 原子弹 - 2 - 3
     - NC-17  原作向  phone-sex  道具  制服  D/s  ABO  PWP  18年1月



【一发完】



  1. 独占 - 北行之徒 - AO3 - SY
     - NC-17  原作向  队3  D/s  道具  PWP  18年3月


  2. 礼♂物 - ☀冬战士
     - NC-17  半au  队2  D/s  穿环  PWP  黑盾  18年3月


  3. 掌控 - 聿涯 - SY
     - NC-17  原作向  队1  D/s  dom冬  PWP  17年5月


  4. 如何驯服你的武器 - 聿涯
     - NC-17  原作向  队2  道具  BDSM  PWP  18年1月


  5. 小红帽与猎人 - yeulin_gin
     - NC-17  半au  D/s  女装冬  怀孕  黑盾  PWP  18年6月


  6. 误打误撞 - 泛马 - AO3
     - NC-17  au:现代  学生冬  D/s  道具  PWP  dub-con  18年6月


  7. Under Orders - 污冬面 - AO3
     - 翻译  NC-17  原作向  Dom冬  d/s  PWP  17年1月


  8. Where Answers Are Kept - 污冬面 - AO3
     - 翻译  NC-17  原作向  D/s  breathplay  17年3月


  9. 冰封之刻 - estalydia - SY
     - 原作向  漫画  BDSM  蛇盾  鹿队  PWP  17年4月


  10. PWP - 小熊软糖
     - NC-17  原作向  BDSM  道具  PWP  17年10月


  11. pwp片段 - 井_
     - NC-17  原作向  队1  D/s  芽詹  PWP  17年1月


  12. PWP - - ☀冬战士
     - NC-17  au:现代  双性冬  D/s  女装冬  黑盾  PWP  18年7月


  13. 答案 - 爱鼬的鹿
     - R  原作向  D/s  spanking  18年7月


  14. Tentacle play - 墨色紅星 - AO3
     - NC-17  原作向  队2  触手  触手盾  D/s  芽冬  PWP  HTP冬暗示  18年6月


  15. 惩罚 - yeulin_gin - AO3
     - NC-17  原作向  队1  D/s  芽詹  豆芽盾  PWP  18年4月


  16. 鎏金美人 - 荷花池 - AO3
     - 翻译  无差  au:西方  au:城邦  领主盾  贵族盾  角斗士冬  Dom盾  D/s  17年6月



【连载】



  1. 慰安情人 - 稀有金属 - 2 - 3
     - 连载中  NC-17  原作向  漫画  D/s  小助手冬  PWP  18年7月


  2. 志愿者 - 柩橹 - AO3 - 2
     - 连载中  NC-17  au:现代  BDSM  捆绑  女装冬  道具  18年5月


  3. 婚姻危机 - 起名废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连载中  NC-17  半au  双性冬  D/s  人妻冬  产乳  怀孕  生子  18年3月


  4. Golden Rain - 失蓝 - SY
     - 连载中  原作向  队1  队2  BDSM  D/s  spanking  daddykink  芽詹  芽冬  17年12月


  5. 夜深沉 - the_winter_solstice - 4 - 5
     - 连载中  au:二战  au:se戒  au:无间道  BDSM  17年4月


  6. PINK - 扯闲识得东风面
     - 连载中  NC-17  au:现代  au:校园  BDSM  芽詹  女体冬  女体盾  18年5月


摩城魅影:

这才是作品,我那种画叫鬼画符(╥╯﹏╰╥)ง

史蒂夫的白狼:

推上大神画的包砸!
太好看了!~

八尾猫

冷圈出神仙

图钉:

  HP AU。梗来自灯老师!我真的很喜欢这个梗,虽然写残了。我印象中应该还有两到三个仙女想看HPAU。那我意念艾特吧。


 


  有这么一个故事,说猫的。人有假行僧,猫也有讲修行的猫。寿数很长,命也不苦。活得佛性,好吃好喝,没事就磨时间。修多了就渡劫,每过一劫得一尾。心最诚的猫,总共可以得八尾。就没有然后了。李斯站在尖叫棚屋里,丢开魔杖,脱得只剩大裤衩子。十一月的大秋天,英格兰冷得不像话,四下是湿答答的雨气。但他不能穿衣裳。什么都不穿的时候,他闭上两个眼睛,才能假装自己就是一只猫。


 


  姜雪坐在窗台上,咬着金水的吸管,吸溜吸溜地喝。她是个很酷的小学姐,会抽烟,能喝酒,随时都可以飞走。下午六点半,李斯从打人柳里爬出来,灰头土脸,冲着她笑一笑。这是他们第八次私下会面。李斯招招手:桃子姐姐,下午好。姜雪说:不要叫我姐姐。你迟到了。你要是再学不会,我也不教你了。学校里已经有人在传绯闻,我觉得影响不好。李斯说:好吧,那就不学了。姜雪当头就是一黄油啤酒砸过来。李斯向后一倾,轻轻巧巧地接了金水。他喝了一大口,热乎了身子,将酒瓶反过来放在脚边。然后他闭起眼,脱掉衣服,躺在地上,什么都不想。火炉,毛毯,罗宋汤。魔杖,熊熊火焰,噼啪爆炸牌。皮久,露娜,大魔王。擎天柱,大哥,卡拉鱼。李斯一睁眼,看见自己的大裤衩。他站起身来,抖搂抖搂毛,舔一下爪子。姜雪瞪圆了眼,跳下来摸摸他。她冲他竖个大拇指:手感不错。李斯一声也不喵,八条大尾巴从她手心依次滑过。他初初掌握阿尼马格斯,这一天他五年级。


 


  李斯去过魔法部注册,是一个合法的阿尼马格斯。阿尼马格斯很少,而且难考。有些人变成大耗子或者皮皮虾,觉得比较丢人,就不去注册。李斯也产生过这种顾虑。他亲口和姜雪说过:要是他变成小猪佩奇,就当场付给她二百加隆现金,求求她不要说出去,从此就当这事没有发生过。幸好他还算走运。八尾猫虽然有点太佛,但李斯觉得很酷。而且能在少年时代成功阿尼马格斯,至少也说明他变形术屌得一逼。这就够了。李斯怀揣这个秘密,自信满满地去悍跳。他牛逼了几天,战无不胜,被好人团队纷纷骂成畜牲。然后他抓一把真预言家,水晶球还没焐热,又被人疯狂地踩,十点五票挂在头上。李锦一拍桌子:你们他妈的瞎了吧!李斯这还能不是个预言家?李斯给了他一脚:别拱猪了,我知道你是个倒钩狼。


 


  那你变个猫给我看呗,李锦死皮赖脸。他们坐在高高的天文塔上,悄悄咬耳朵,只有星星能听见。没课的时候,别人来这里是为了谈恋爱。他们来这里是为了看星座,学习抿卦象。顺便谈恋爱。其实阿尼马格斯不是个秘密,就那么几个学会的,名单都明明白白登记在魔法部里。但除非你要写论文,你闲得长毛,或者你是个拉文克劳,才会费老鼻子劲去查那个名单。李锦一样都不是,可他就是知道了。李斯成功阿尼马格斯那天彻夜未归,翌日才赶来礼堂吃早饭。一身尘土。李锦隔着两张长桌,和李斯四目一触。立刻他三步并作两步跑过来,一拳擂在李斯胸口:行啊你小子!成,牛逼,今晚咱们去庆祝庆祝。我要劝你酒,你得和我走一个。李斯无奈地推他,手上没劲,怎么也拨不开:好好好。晚上就叫来了一大帮人,彻夜喝酒,每一个人都烂醉。没有人知道自己在庆祝什么,只有李锦和李斯知道。


 


  为什么是八条?我只听说过九尾狐狸。咱们东方不是九为尊数么?李锦摸摸尾巴梢子,立刻被呼了一脸。李斯摇身一变,重新衣冠整齐地倚靠在大箱子上,坐没坐相。他摸摸鼻子,似笑非笑:我不知道呀。什么尊数,我没那个追求。要那么圆满做什么呢,太要强了没好处的。李锦啧了一声:你这个人就是他妈的不求上进。我拿你没办法。


 


  他站起来,把斗篷披在肩上,从袖子里摸出一个圆圆的警徽。警徽在他手里微微闪烁着红光,李锦把它捏灭,长长吐出一口气,转向李斯:你还是不去漕宝路?李斯点点头。李锦耳朵一耷:为了我回去一趟也不行?李斯耸耸肩,眼睛里已经装满答案。


 


  我想去的时候就会去了,他说。很轻松地。他在说谎,也不在说谎。他不会想去了。这样的发言,可以做扛推位。可是李锦怎么舍得推他?


 


  李锦独自下到八楼,在挂毯前合上眼,走进有求必应屋。JYC的学生看见他来了,都过来客套几句。一年前战事开始,戴士就在这里弄了个俱乐部,专门搞黑魔法防御术,其他杂七杂八的也练练。后来戴士不太来了,但漕宝路还是他们的朝圣地。学生大都是格兰芬多,少数的鹰和獾,但管事的一直是斯莱特林。李锦站在那里,抱起胳膊。下面有几个人心里不服他,他一清二楚。但是他什么都不说。他说:今天继续练习呼神护卫。看什么看,啊?觉得练够了?就你们呼的那些个破烂,指望阻挡摄魂怪?呵呵,摄魂怪来了你他妈逼连尿裤子都来不及。你,冲这里来。他点了一下醉木鱼,又点点自己的胸口。


 


  薛卓睿看他一眼,叹口气,认命一样抬起魔杖。一条银色箭鱼飞也似地从杖尖窜出来,刀子一样刺向李锦胸口。李锦看也不看一眼,抬起手,袖口里逸出一丝黑油。倏然它幻化成一片黑雾,张嘴将守护神鲸吞而下。李锦笑了一声:你弹棉花呢?再来。


 


  醉木鱼还没说话,旁边的一个拉文克劳突然出声:你这是黑魔法。李锦抬抬眉毛:你管我用什么呢?你能打得过老子吗?不行就闭上嘴巴别逼逼,赶紧练习,时间很紧张。人群一片安静。然后一个斯莱特林开腔:李锦大神,你会用,不代表你会教。你要是教得那么好,为什么——?站他旁边的沈佳麒捣了他一家伙:别说了。这斯莱特林冷笑:凭什么,你算老几,我偏要说。你要是教得那么好,为什么李斯到现在都不会召唤守护神?到底你是废物,还是他是废物?


 


  当天夜半三点钟,有求必应屋里几乎走空,只剩下三五个人。陈彬说:我和铁蛋都是业余货色,我个人还是建议你去校医院看看,或者我们骑扫帚送你去圣芒戈。李瀚文没说话,专心地拈着魔杖,在李锦的胳膊上招呼。薛卓睿托着腮帮子坐在一旁:陈彬你别婆婆妈妈的了,有这功夫你不如给李锦收拾收拾行李,他一个人打爆了七个,还有四个是斯莱特林的。连沈佳麒都觉得这货下手太重。我看到他留下自己那枚警徽,悄悄溜走了,这不就是退出的意思吗。好么,那这漕宝路基本没斯莱特林了。要不是漕宝路是秘密据点,大家签名的时候都锁了个赤胆忠心咒,李锦明天就要上报纸。我看咱们还是赶紧给没脖子写封信,趁早让他给解散了吧,不然早晚一起送。袁若阳实在忍不下去:你他妈现在搁这逼逼叨了?刚才陪李锦抄家伙动手的是猪哦?你当我是瞎的咯,拉文克劳那个夯货不是你撂翻的?还好你们级长是韩潇,不然你死了。李瀚文说:求求你们别说话了,我已经接骨失败两次了。李锦破口大骂:你他妈还知道?!他骂完就睁圆了眼,浑身的肉一紧。李瀚文回头一看,倒抽一口冷气,手上又啪地接断了骨头。李锦一声惨叫。李斯眉毛一跳,轻轻踢踢李铁蛋:真没用,南枪就这个水平?我来。


 


  其实李斯的接骨术也很一般话。但专业的秦柳不在漕宝路名单里,不能叫过来。专业的沈佳麒溜了,李锦放话说谁去找他就弄死谁。因此大家只能站成一个圈,完完全全指望李斯。李锦低着头,静静望着李斯汗湿的发顶,一句话都不说。李斯施法的时候,他的骨头上如同蚂蚁咬过,痒得难以忍受。但李斯鼻尖上的汗啪嗒一声掉下来,落在他的手心里。于是他的手心还要更痒一千倍。他张了张嘴,但是什么也说不出来。


 


  没有什么可说的。李斯不愿意做的事,没有人可以强迫他。但李锦有野心,他想要延续狼人杀的生命,想要成为强大的巫师,想要越爬越高,想要没有人再看不起他,想要过上好日子。即使在之后的战争时代,他也从来不因为自己的野心而感到羞耻,因为这本就没有什么可臊的。社会就是这么公平,他想要得到一些东西,就要用别的东西来换。他并不吝啬任何手段,也不心疼任何代价。为了达到目标,他很乐意委屈自己,也会做其实心里不情愿的事,而且做得很好。他是一名标准的斯莱特林。


 


  李斯明白这一切,也尊重这一切。就到此为止了。李斯绝对、绝对不会陪他委屈自己。他想加入漕宝路,人家也批准,他就高高兴兴地加入。他不想来有求必应屋了,他就不会再来。在战争时代,他也使用传统意义上的黑魔法,而且堂堂正正当着所有人的面,不藏着也不掖着。他要进入一个金库,就毫不犹豫地对守卫念夺魂咒,只是因为这样省力。他甚至不觉得应该区分黑魔法和白魔法,一个粉身碎骨和一个阿瓦达如果造成同样的结果,他不觉得后者更邪恶。要是有人为此骂他,他就骂回去,但也不生气,骂得再难听也是慢条斯理的。玩狼人杀的时候,他不喜欢选MVP,也不喜欢公投背锅位。在学校的时候,他不喜欢分院帽。分院的时候他就坐在底下开小差,找陈彬要小吃,手指饼干和蜂蜜小蛋糕。转手再分给醉木鱼和沈佳麒。他想要和一个斯莱特林谈恋爱,就不会在乎任何议论,他的字典里没有政治不正确这么个词。他拉着李锦站在冬天的禁林里,长长的金红色围巾挂在黑袍上,鬓角边剪得秃了一大块。一遍又一遍纠正李锦念的呼神护卫,要求他讲普通话。李锦故意不听话。他是个方言天才,东北碴子京片子,四川话和粤语,就是要逗李斯笑。李斯一魔杖头敲他脑门子,火星落在山林里,笑声落在春风里。李锦望着他,在那双桃花眼里看见一整个三月天。


 


  他们一起玩了几年狼人杀。蹲过禁闭拖过厕所,飞过天也游过黑湖。跑遍了城堡的每个角落和密道,互相熟得像鞋和脚趾头。都是聪明人。眼神一兑,心事对换,李锦就知道他们是双向暗恋。两个聪明人可以做朋友,但两个傻瓜可以相爱。就从这一刻起,他再也不是聪明人了。


 


  刚开始练习呼神护卫的时候,他们两个还没有在一起。那时的漕宝路还不叫漕宝路,叫PLU。很小,十来个人而已,凑一局狼人杀都没两个替补。他们在八楼朝着挂毯许愿,要了一间很小的会议室。有暖气片有零食,累了还有可以躺的大沙发。一人拖一张老板椅,盘坐起来,全心全意地纵容自己去找一个美梦。


 


  斯莱特林学生比较独,不怎么习惯当众失控,更害怕弱点被白白看走。就连戴士都流露些许拘谨,摸了几次脖子,直到韩潇向他保证没人看他。李锦就更不行,屁股坐都坐不住。后来大家都成功了,他还是两手空空。他不肯示弱,但急躁已经溢于言表。戳戳伍声的小狮子,扯扯张潇的鸟羽毛(“我操你妈你不要告诉我这是凤凰?!这么肥怎么飞起来的?”),摸摸韩潇的公鹿角,上下其手地找戴士北极熊的脖子,连布斯巴顿交换生周二珂的小兔子他都要抱起来上下抛两把。很快他的行径就引起了公愤,遭到了全场守护神的追杀。李锦抱着头夸张地哎哟哟满场跑,差点没假戏真做摔上一跤。


 


  李斯看够了笑话就把人拉过来。他抬手摸摸跑得最快的梅花鹿,在湿漉漉的鼻尖上一弹,让它带小伙伴们一边儿去玩。然后他抽出魔杖:阿锦,你的方法不对。我来教你。你的问题在于,你选择的回忆不够快乐。他把杖尖点在李锦的眼皮上。你想的是什么事?


 


  李锦闭着眼,感觉心脏跳得很快。他不假思索,信口就来:是收到学校的信件。那天我第一次知道巫师是个什么东西。


 


  脱口而出的瞬间他清醒过来,猛然睁开眼,什么旖旎情思都没了,一脊背冷汗哗哗下落。霍格沃茨没有人知道他出身麻瓜世界。李锦从小四海漂泊,和父母聚少离多,家也不怎么回。纵使分院帽公然将他分入斯莱特林,他也自认最多是个混血。但这件事不能说。他烧毁入学的信件,重新编造一套地址,还找人办了假证,把这件事牢牢捏在了手里。一到放假的时候,他就拖到最后离校。三年级时他专门选了一学期麻瓜研究,期末故意挂科,然后顺势骂着娘把课退掉。没有人发现过这件事。


 


  现在什么都完了。他抬头,四眼相对,又飞快地躲闪。是真的慌了,害怕被抓包,心虚得不行。李斯直视着他,眼神自在坦然,好像什么也没听见一样。李锦心乱如麻,智商直掉五十点,看不穿李斯是不是演的。李斯装了一会儿,憋不下去,轰然笑出来。他拉起李锦的手,踢开大门,在众目睽睽之下像情侣一样走出去。他们下八楼,穿堂过室,走上高架桥,一路向禁林而去。李锦清醒过来:你他妈去哪里?李斯轻描淡写:带你找个摄魂怪。


 


  那会儿时局已经不好。魔法部从阿兹卡班拨了一支大队,遣来戍守学校边关。学校令行禁止,不许学生靠近半步。李斯就这么大大方方,施个幻身,福灵剂一人一口,飘飘然就向着禁林过去。学校围墙上没有光,冷气窜进骨髓。李斯停在一个安全的距离,退后半步,从背后捂住李锦的眼睛。不来狠的是不行,他在李锦耳边说。别过去,就站在这。我陪着你,念呼神护卫。会有用的,相信我。


 


  李锦闭上眼。格兰芬多牛逼,他咬牙切齿地说。呼神护卫


 


  他们在这里私下会面十八次。神不知鬼不觉地,像在做坏事。李锦松开一只手,感觉李斯的体温似乎还贴在背后。呼神护卫。银亮的小柴犬从他杖尖蹦出来,鼻头湿漉漉地蹭蹭他脚尖。禁林里大风呼呼地吹,李斯跑过来鼓掌。他忘了戴围巾,脸被吹得很红,头发乱七八糟。你刚才在想什么?真的成功了!


 


  我在想你啊,李锦挑挑眉毛。


 


 


 


 


  他伸出手,把李斯额角的汗水抹去。李斯停了一下,然后杖尖轻轻一点。李锦听见自己骨头一阵乱响,然后正回本位。行吧,不用半夜急救圣芒戈了,算个好兆头。他抬起脸,几个小兔崽子已经跑光了。真他妈的识趣。漕宝路里灯火通明,一釜桑柴烧得艳红,李斯的侧影在墙上拉得细长,八条尾巴在夜光里摇曳。传说,灵物有七窍,修过九九天劫,可以行走在神话里。八尾猫皮毛雪白,身似一头小牛犊,有一副时间里磨出的骨头,还有玛瑙一样的桃花眼。当它的身影出现在茶杯渣里时,卦象比不祥还要不祥。现在他坐在这里,李锦觉得自己已经被绑架了。他指尖沾着李斯的汗水,站在十字路口上。这时他忽然想起三年级昏昏欲睡的占卜课,还有那本永远也念不完的《拨开迷雾看未来》。第十一页,二十八目卦象,八尾猫:求不得


 


  我想起一件事,他说。有一天我在吃晚饭,听到你在我背后说话。李斯你这个人很有本事,话说了没两句,就得罪了半张桌子的人。我听不下去,就推开饭碗,请你和我一起上钟楼。那时候苍姐尚未毕业,你我还是小孩子。我肚皮里有许多话,可是看见你转过身,我就什么也不想再说。那天我只与你说了一句话,我说你像个孩子。你说你知道错了,你应该夸苍姐36E才是。你知道那一刻我怎么想的吗?我想,这辈子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那一刻我知道你是一个聪明人,就和我一样。聪明人和聪明人做朋友很舒服,无需多说话,一个眼神足矣。那一刻我知道即使我们就此流散,二十年不见面,二十年后我再一身是血来敲你的门,你也会把命都给我。这就够了。对朋友来说,这已经做到份上了。


 


  你把这些话挑明了说,可不像一个聪明人。李斯说。


 


  因为我已经变成傻瓜了。李锦说。可是我还有点不服气,我想把你也拖下水。


 


 


 


 


  有这么一个故事,说猫的。人有假行僧,猫也有讲修行的猫。修多了就渡劫,每过一劫得一尾。心最诚的猫,总共可以得八尾。在这时候,它就会得到一个提示:它要去满足一个人的心愿。在这个心愿实现的瞬间,它就会得到第九条尾巴,就此圆满。但每实现一个愿望,它就要为此失去一条尾巴。于是它永远也不能解脱。任何人都想遇见八尾猫,因为它能实现你的任何愿望。但是没有人关心八尾猫是怎么想的。现在这里有一只八尾猫,他根本不想要第九条尾巴。活着不好吗,为什么非要成佛?是小鱼干不好吃,还是逗猫棒不好玩?好吧,假设九尾猫很屌,是江湖上的传说。这是一只好奇的八尾猫,是个射手座,喜欢打跳一跳,有点强迫症,非得上四百分才下播。他听说了九尾猫的故事,觉得有点牛逼。要是有变成大神的机会,他也不想拒绝。但是听完得到第九尾的条件,他翻了个白眼,转身就走了。他又不是傻的。你想实现愿望?可以,但是关我卵事?我给你实现愿望,烧的是我的修为,氪的是我的命。办完事了你拍拍屁股就走人,不给尾巴就算了,连小鱼干都没有。凭什么啊,我要你何用,滚吧。于是这只八尾猫抖抖八条尾巴,毫无心理负担地走掉了,从此再也没有回头。李斯说完这个故事,站起身来,去颠火上的煎蛋。


 


  他们在前线的郊区里搭了个活动板房,暂时驻扎在此。李锦坐在炕上,咬着绷带一头,正往伤口上涂白鲜。活板房里只有吱吱的烹油声。他问:为什么突然和我说这个?李斯说:现在外头都是摄魂怪,谁出去谁被吸。我不会呼神护卫。这是我的问题,却要连累你和我一起被吸,我至少欠你一个交代。李锦不说话,抬头等着他坦白。李斯给煎蛋翻了个面:你知道呼神护卫的原理,是召唤人的正面情绪凝会成神,催化的引子是人一生中最快乐的事。我没有这样的事。我的一生都很快乐,我还要继续快乐下去,直到送命前都要永远快乐。我这一辈子,没有为任何事情牺牲过幸福,也从没有忍气吞声过,一秒钟也没有。我听说了许多人的“最快乐”,都是在许许多多的求而不得之后蓦然获得。在痛苦的对比下,快乐才成之为最快乐。我从来没有求不得,注定得不到的事情我根本不会去纠结。所以,让我想一件最快乐的事情,我做不到。


 


  但是,我想过一件事情。他停顿了一秒:如果有一天,我真的召唤出了一个守护神,我想它一定会是一只九尾猫。


 


 


 


 


  三天之后,他们再次路遇追杀。地上满是骨骸,漫天都是摄魂怪,他们两个人被逼进死胡同。李锦摸了摸口袋,想起来烟早就抽完了。都他妈是畜牲啊。他把手从口袋里拿出来,说:宝宝,借个火。李斯不疑有他,引燃了杖尖,熟门熟路地递过来。李锦一把抢过他的魔杖,指着李斯照脸就是一个全身束缚咒。


 


  我听说摄魂怪只对人类有兴趣,他拍了拍李斯的脸。动物的情绪它们感知不到。李斯,你知道吗?在黄金男孩时代,莱姆斯·卢平和西里斯·布莱克曾经合作施放过一个魔法。这个魔法专门在阿尼马格斯身上起效,能够逼迫他们化成人形。我对这个魔法很感兴趣,就研究了它的逆咒。他将魔杖按在李斯额头上,吟唱起一个法术。白光闪过之后,他收起魔杖,把八尾猫抱起来,按进对角巷的地砖里。去麻瓜的伦敦躲一阵子,好吗?我会把你的魔杖藏在破釜酒吧里,你知道具体位置。


 


  猫咪僵硬地看着他,一声也喵不出来。李锦把手插进牛仔裤口袋,歪着脑袋笑了起来。他摩挲着李斯的猫尾巴,从第一条摸到第八条。


 


  我现在可以许愿吗?傻眼了吧,你个逼现在拒绝不了。他说。好!决定了!老子现在就要许愿!你听好了。


 


 


 


 


 


 


 


 


 


 


  后来有一天,李斯带队到禁林出任务,路遇摄魂怪袭击。队友们都被弄了,只剩下他和副队长韩潇还像个人。韩潇还在战斗中负了伤。伤情不严重,但他的魔杖被撅折了。两个人被逼上绝路,韩潇说:斯神,把你的魔杖给我,我来召唤守护神。李斯苦笑:我倒是也想,可是不行。黑檀木的魔杖非常忠诚,除非主人死亡,否则不会屈从任何其他巫师。至今为止,我只遇见过一个例外。我觉得帮主你不能是第二个例外,要不然这忠诚也太不值钱了。韩潇不信,把他的魔杖拿过来摆弄了两下,果真不行。他环视四周:那没办法了,我们分头走吧,还有活命的希望。李斯把魔杖取回来,把玩在掌心里,似笑非笑:分头走?让帮主你去送死吗?他突然抬起魔杖,指住韩潇,毫不犹豫地念道:统统石化


 


  不要怪我,帮主。他背起韩潇,向禁林深处走去。马人们威胁地嘶吼,他不耐烦地挥挥魔杖,拨落几许箭支。这一招太损了,我也是跟别人学的。当然,你不能变成动物,拿个隐形衣盖着也没什么卵用。所以,现在我要赌一把。帮主,你天天和格兰芬多玩在一起,应该是知道的。我们平时都是正常人,一旦疯起来不要命。


 


  是这样,如果不是帮主你,我也不说这些话。他坐下来,将隐形衣盖在韩潇身上,仔仔细细地掖好。你还记得吗?帮主,你说过我是个聪明人,应该进你们拉文克劳。我现在赌这一把,如果我赢了,我就会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傻瓜,再也进不了拉文克劳了。如果我输了,就会接受摄魂怪之吻。我会失去灵魂,你的全身束缚咒会自动解开。这种情况下,你有大约三分钟的时间可以逃跑。听清楚了:向马人的领地跑。被吻之前,我会把魔杖扔向那里。那个时候魔杖的忠诚已经解除,你就捡起它来,召唤你的梅花鹿,然后离开这里,好吗?谢谢你。


 


  你疯了,李斯?韩潇用力眨着眼。他是个很聪明的巫师,知道挣脱法术的窍门。全身束缚咒控制不了他很久。


 


  我没有,李斯说。我只是想验证一件事情,帮主。


 


  他站起身来,魔杖紧紧捏在袖子里,向无边无际的黑暗走去。天是那么的冷,太阳是那么的昏沉,摄魂怪吸走了所有快乐,一切都在堕向毁灭。李斯停在一个安全的距离,退后半步,抽出魔杖。他闭上两个眼睛,假装自己是一只猫。这时他什么都听不见,只有李锦在他耳边说话。好!决定了!老子现在就要许愿!你听好了。


 


  李斯抬起魔杖。他什么都不想,全心全意纵容自己,倏然倒退回黑云压城的对角巷。李锦的手放在他尾巴上。


 


  我就这么许。李锦说。只要有一天你想要,你就能有九条尾巴。


 


 


 


 


  李斯睁开眼睛。


 


  “呼神护卫。”他轻声说。


 

【美国队长3:内战】冬兵密码俄语

冬兵这种冷冰冰资产的人设真的,居然还有启动词,完完全全戳到我

克拉德美索:

1,желание(名词:愿望,心愿,渴望,希望)

2,ржaвый(形容词:生锈的)

3,семнадцать(数词:十七)

4,рассвет(名词:黎明,拂晓)

5,печь(动词:烤 / 名词:火炉),至于这个词的内涵是使用了动词还是名词,自由心证吧。

6,девять(数词:九)

7,добросердечный(形容词:善良的)

8,возвращение на родину(词组,“возвращение”是动词“归还”的名词形式,“на”介词,“родину”是“родина”的四格,意指祖国,或原产地/诞生地。因此,结合冬兵角色的个人经历,该词组译为“返回祖国”、“归乡”更贴切一些。)

9,один(数词:一)

10,товарный вагон(货车)这个词组中的“товарный”是名词“商品”的形容词形式,但是在泽莫用来洗脑冬兵的时候,念的是另一个单词“грузовой”(名词“货物”的形容词形式),不过基本词义没有变化。“вагон”特指(在轨道上行驶的)的车/车辆/车厢。因为泽莫并不是俄罗斯人,而卡波夫是,所以我比较倾向于使用卡波夫的原版洗脑词。那么“товарный вагон”这个词组,就是特指“【铁路】货车”。

补充:

当卡波夫念完洗脑词并合上小本本之后,说了一句:“доброе утро, солдат.”

“доброе утро”就是很常见的一个问好的词组,“早上好”的意思,“солдат”是名词士兵的意思。

然后冬兵回答他:“Я жду приказание.”

“Я”就是“我”的意思,“жду”——等待,“приказание”——命令。“我等待命令”——请下令。


盾冬相关个人产出汇总持续更新

克拉德美索:

连载:



  • 电影原作向:



【盾冬】合法婚姻(已完结) 双向暗恋电影向


【盾冬】关于爱与量子纠缠的研究报告(正文完结) 接复联3





  • 电影原作+AU:



【盾冬】我和你的故事(已完结) 科幻片《降临》设定双失忆重识梗


【盾冬ABO】Underneath 黑化双冬兵(连载中)A盾O冬半AU


 



  • AU:



【盾冬】异途同归(已完结) 奇幻魂穿轻喜剧


【盾冬】极乐园(已完结) 科幻剧《西部世界》设定,科学家x人造人


【盾冬/柯王子】赌徒谬论(已完结) 沙俄AU,起义军首领盾x沙皇近卫军官冬,军官柯x沙皇杰克


【盾冬】键盘侠(已完结) 逗比网游文,小白x大神


【盾冬】孽子(已完结) 与 @不肆穹 合写,狼人盾x吸血鬼冬,养父子年下攻


【盾冬】Twin Flames of Fire(已完结) 太空机甲+环太平洋AU


【盾冬】日蚀(已完结)黑白盾X冬,年下,放飞自我


【盾冬】Yes Sir(连载中)白发盾x炸毛冬,特种兵AU


【盾冬】叛徒(连载中)小警察盾x黑帮大佬冬,强强年下





  • Evanstan:



【Evanstan】野火燎原(连载中) 阿富汗AU涉及战争与卧底


【Evanstan】Hunter(连载中) 现实向,深情攻x浪渣受






短篇:


01,【盾冬】转角遇到小明星(上)(傻白甜校园/演艺圈AU)


       【盾冬】转角遇到小明星(下)(傻白甜校园/演艺圈AU)


02,【盾冬】西伯利亚暴风雪(二战AU一发完,虐慎入)


03,【盾冬】触劫(上)(武侠AU)


       【盾冬】触劫(中)(武侠AU)


       【盾冬】触劫(下)(武侠AU)


04,【盾冬】The Other Half(非AU,九千字一发完)


05,【火TJ】伊利亚•穆罗梅茨无所畏惧(二战时期苏俄背景AU)(上)


       【火TJ】伊利亚•穆罗梅茨无所畏惧(二战时期苏俄背景AU)(下)


06,【盾冬】套路与反套路(纯恶搞网游文,一发完)


07,【盾冬柯王子火TJ】兄弟们的新年(一发完)


08,【盾冬】心跳指令(科学家与机器人PWP一发完)


09,【火TJ】熔火之心(并不是他是龙的龙AU一发完)


10,【盾冬】动物说(美队1电影背景,一发完)


11,【盾冬】情迷太阳王(又名霸道法老要上我,一发完)


12,【盾冬/柯王子/火TJ/Evanstan】傻瓜,当然是你(点梗,万字一发完,灵魂互换梗)


13,【盾冬柯王子火TJ】当你遇到命中注定的猫咪(猫化梗)


14,【盾冬】破晓(时空穿越拯救挚友,伪科幻真基情,一发完)


15,【盾冬】绮梦(二战背景pwp一发完)


16,【盾冬】私有物(二战背景PWP一发完)


17,【盾冬】巴恩斯教授的课后辅导(pwp一发完,学生盾x教授冬AU)


18,【盾冬】少一点遗憾(pwp一发完3P预警!狮盾+二战盾x二战巴基)


19,【盾冬】男性专科爱情故事(萎盾x男科医生巴基)




科普:


【美国队长3:内战】冬兵密码俄语



【授翻/盾冬】那时,我身着蓝色外套(1)

污冬面:

AO3上嗨爪垃圾趴tag下KUDO数第一的文,有垃圾趴内容,但政治正确性大大高于感官刺激性。这个冬冬的性格非常棒,作者文笔也很厉害。立意高——虽然听上去像作文评语,但是这篇真的是写得很好。


这篇是亲爱的RR给我翻的,翻得好棒。爱你(づ ̄3 ̄)づ╭❤~




I was wearing my blue coat




原作:Maelipstick




Summary:


随着他作为冬兵历史的曝光,有匿名者发布了一系列关于他的露骨视频,再加上他所背负的63起命案,所有这些都将他推至了舆论的风口浪尖,在互联网上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终于,詹姆斯·布坎南·“巴基”·巴恩斯选择走到公众面前,对《纽约时报》记者Zenat Patel讲述他的故事。




自冰冷中来


在这篇《纽约时报》的独家专访中,前冬日战士詹姆斯•布坎南•“巴基”•巴恩斯对记者Zenat Patel讲述了他的故事里不为人知的一面。     


警告:以下内容包含对虐待、强奸以及冒犯性语言的直接描述。




       记者之间流传着这样一条黄金法则,即受访者越是危险,他们就越是迷人。当流行乐天后和好莱坞浑小子们还在为谁在录音笔前表现得更出格而彼此竞争时,那些真正的厉害角色却总是展现出令人难以抵挡的友好。


       “谢谢你同意前来,”深色头发的男人对我说,露出一个讨人喜欢的顽皮微笑。他正身处东村一家风格休闲的午餐厅中,安静地坐在角落里。这可谓是友好的新高度了。


       他很守时,他在微笑。我气喘吁吁地走进餐厅时,他对我挥手,告诉我他的位置——用他那只结实的金属手臂。


       “其实没那么结实,”他又微笑起来,从那双想让人感叹上帝造物不公的浓密眼睫毛下抬眼看我。“里面有一些电子零组件和各种稀里古怪的小东西。还有碳纳米管。”    


       碳纳米管的事情我们稍后再谈。现在,詹姆斯•布坎南•“巴基”•巴恩斯中士用他那只人体手臂与我握手,同时解释说,“另外那只手会产生静电,吓到别人”,然后坐下,耐心地等我镇定下来。一切就绪后,我坐好抬头,迎面撞上的是他那双大大蓝眼睛里直视着我的目光,以至于我要为自己已经坐稳了而暗自庆幸。巴恩斯中士的蓝眼睛也目睹过那些事——那些也许比那金属臂更为可怕的事情。


       “我以前从没接受过采访,哪里做得不对的话请告诉我。”


       你从来没有接受过采访?


       “我想我大概和咆哮突击队一起做过一些宣传用的东西,不过那是很简单的'你想念家乡的什么?'这一类的内容,” 他说,柔和的音色中里害羞一般地透出轻微的布鲁克林口音。“没做过这么正式的采访。”


       我对我们约在一个如此公开的场合见面表示惊讶。当我被交待这份工作时,还以为自己会被全副武装的复仇者们带到一个认不出是哪儿的秘密地点。然而现在我们坐在一个小餐馆里,光线明亮,气氛愉快,周围穿梭着年轻的妈妈和来用午餐的商务人士。巴恩斯中士晃了晃他杯里清澈的水,抬头看我:


       “为什么要躲起来?”


       可以有很多原因让巴恩斯中士想要躲起来。仅在两周以前,海牙国际法庭对外宣布,撤销其对巴恩斯中士所犯下63起谋杀案的指控。这63人全来自于他自己的回忆,他记得他们死在了自己的十字瞄准镜下。可能还存在更多未知的死者,他的记忆——据他自述——“仍然破碎不堪”。海牙国际法庭公布的相关报告里这样写道:“这是一份关于虐待的报告,它所记录的暴行是如此极端、漫长和非人道,以至于受害者最终得以存活成为一件令人难以置信的事。”如今这份报告被公布在互联网上,供所有对其所描述的残酷行径有好奇心的人阅读。


       “你要来点开胃菜吗?”


       巴恩斯中士没有点开胃菜。很快我就明白了他为什么喜欢这个地方:他喜欢这儿的芝士蛋糕。他要了三块。


       “这就是所谓超级战士的缺点。我每天要消耗大约8000卡路里。”


       那一定需要吃很多芝士蛋糕。


       “其实在托尼(斯塔克,斯塔克工业总裁)的帮助下,我的负担已经少多了。在他给我的金属臂减负以前,我得吃下比我身体能吃下的更多食物。冬兵模式效率很低,因为他——我花了很长时间才适应称其为'他'——因为他只需要在短时间里活动,所以被改造成在短时间内耗费巨大能量的样子。他们不必担心如何喂食的问题,只需把一切直接导进胳膊里,或从鼻子里泵进去即可。所以当我第一次找回自己时,我一方面几乎忘了该怎么进食,另一方面又亟需足以为一个郊区小镇供电那么多的能量来维持自身运转。”


       那个孩子气的微笑又浮现在他脸上。


       “我那时得吃下一包又一包的白糖和一桶又一桶的人造黄油,才能勉强保证继续运转。就像你说的那样——那感觉很恶心。”


       他现在可以好好享受芝士蛋糕了。尽管仍然需要通过每周一次的静脉注射来补充能量,但他终于可以体会好好进食的滋味了。


       “那天我吃了一个苹果,仅仅是因为想吃它。要是放在几个月前,我大概会把吃它看作是为了获取那一丁点儿宝贵的能量所必须付诸的行动。但那天我喜欢它,是因为它尝起来有苹果味儿。”


       他又笑了起来。巴恩斯中士一向是咆哮突击队里最擅长调情的那个人,总是在女士们之间炙手可热。这个微笑很大程度上解释了个中原因。


       问题是,巴恩斯中士并不爱慕女性。作为大萧条时代下生活在布鲁克林的一位码头工,他总有办法对此保持低调,即使他爱上的是那个后来变成了美国队长的又瘦又病的艺术家。不过21世纪也并没有那么宽容。难以避免的,狗仔队的镜头使“史蒂夫•罗杰斯的'邋遢男友'”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自那以后,就是六个月遭过度曝光的生活。


       “我觉得,很多人被史蒂夫喜欢亲吻男孩这件事惹恼了。那些人觉得既然他顶着'美国'的头衔,就应该属于他们。”


       他是个好的亲吻对象吗?


       巴恩斯中士抬起一边眉毛。


       “我以为我们一致同意不讨论私人问题,” 他笑道,“他亲起来很有存在感,也很笨拙,盈溢着呼唤美好的渴望。接着他会抱怨我的胡茬刮在他那张属于全美国的娃娃脸上。”


       他安静地补充道,“即使在他还是小个子的时候,他吻起来就已经很有存在感了。”


       就是现在,我感到一种奇怪的气氛蔓延开来。面前这个男人看起来不过二十五岁,却能从美国队长现今那如神话般的名望中记起过去那个瘦弱的身影。


       “你知道,那些事都是真的。他以前的确常常用他野草一样瘦小的身子正面迎战那些街头混混。”他停下来,那双一度陷入回忆中的蓝眼睛里闪过一道生动的光芒,“我这次接受采访也有这方面的原因。我想省点麻烦,不想处理万一某个记者的脸碰上美国队长那火星四溅的拳头的情况。因为我知道,如果他们以错误的方式问他关于我的问题,嗙!他就会像回到十六岁那年一样,有如一个一点就着的炮竹。而且他现在的拳头可比那时要厉害多了。”


       那张照片毫无意外地引起了美国保守势力的反感,但另一些人也只是抬抬眉毛而已。是的美国队长有了个男朋友。继续做你该做的事吧伙计们,没什么可打听的。


       “2015年4月21日。纳粹婊子的末日。”巴恩斯中士挖下满满一勺芝士蛋糕,“这是那张照片下的留言,成了那事情的导火索。”


       纳粹婊子。


       “一开始,大家似乎认为史蒂夫才是网络喷子们的目标,以为他被某个反美分子盯上了。接着他们开始讨论美国会不会沦为一个同性恋盛行的国家。然后他们开始上传图片,一些小小的会动的图。你们怎么称呼这些图来着?”


       GIF,它们叫做GIF。


       “最初大家开玩笑说,史蒂夫找了一个巴基的替身。接着一些GIF出现了——Winterboy的GIF。与美国队长接吻的那个孩子被捆绑着、被束缚着,做着——那些事情。”


       这些图片正合网友胃口。无论管理员用多快的速度删除,都阻止不了更多图片的涌现。接着,色情图片出现了。


       “你瞧,最初他们上传的是一些看上去我也乐在其中的照片。九头蛇里有很多控制狂,他们希望——希望我是一个顺从的牺牲品。他们想让我感到耻辱。忽然之间,Winterboy成了一个风靡互联网的色情明星,同时,他又被发现与美国队长接吻。”


       “因为每个GIF时长只有5秒左右,所以它们没有展示出图片背后的东西:警棍,电击,殴打和攻击。为了让我起生理反应,他们在我身上做了许多令人恶心的事情。”


       “比如有一次非常邪恶,他们让一个女人坐在他身上,周围的人脸上挂着一副——好吧在九头蛇不是每个人都凶神恶煞——他们挂着一副心照不宣的微笑。我记得他们在开始前往冬兵的屁股里灌了好几加仑的盐水,再把肛塞捅进去。接着那女的就开始骑他。冬兵呻吟着,是的他妈的他在呻吟。但那是出于活像在地狱里一样的痛苦。”


       “事情过后,他们用水冲洗他全身上下。我记得那是因为当时到处都是血。”


       他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


       “我不敢相信,我们居然在吃午餐时讨论这个。”


       我还没有动过我的凯撒沙拉,而巴恩斯中士已经开始吃他的第二片蛋糕了。


       “这些内容可以印在你们那份老少咸宜的报纸上吗?”


       我告诉他没有问题。


       “很好,因为我想它们有被说出来的必要。我认为,如果你遭受过那种程度的虐待——是的,是虐待而不是性爱——某个时刻它们也许会唤起你的生理反应,使你产生快感之类的,或许你会觉得这简直是世界上最他妈让人反胃的事情了,觉得自己比任何人都要扭曲变态。不过现在我学习了很多,了解了很多,知道那不过是施虐者的常用伎俩。他们想让受害者自觉羞愧、保持沉默,于是强迫他们产生快感成为了让受害者怪罪于自己的绝佳方式。”


       他停下来,用叉子挖着蛋糕底。


       我感到有电话进来,一边为此道歉,一边把手探进包里拿手机。巴恩斯中士又抬了抬眉毛。没有未接来电,但我敢发誓,我真的听到了手机震动的声响。


       “也许是空调声,我知道有人说'这儿的空调声音很大'。”但他神秘兮兮地倾向我,“其实是我。”


       巴恩斯中士卷起他左边的袖子,弯了弯手臂,金属页片随之轻鸣。我尽可能地不要表现出自己又一次被古怪的感觉击中的样子。


       “如我所说,”他把袖子放下来遮住金属臂,继续道,“如果有谁因为自己在施虐者那儿偶尔地感受到了快感,而害怕自己是不是某程度上走得太远了,不要怕。那些了解的人知道区别在哪里。”


       然而,漠然处之并没有让网络上愤怒的声音渐趋平息。直到Hit! 杂志不得已关闭它们相关新闻的评论栏时,下面已经累计有超过五万条评论,大部分人都声称自己被吓到了,美国队长的嘴唇居然和一个遭全球通缉的杀手粘在一起,而且那个杀手还是个变态性癖派对的爱好者。


       “勃起不会骗人,”巴恩斯中士面无表情地说,“人们对此的反应比知道谁刺杀了肯尼迪还要吃惊。”


       这是我父母那一代人的老梗:肯尼迪遇刺时你在哪儿呢?现在我要说,我正和那个无意识中暗杀了他的凶手坐在一起吃午餐。


       “事情发展得很快,”巴恩斯中士继续说道,开始对第三块蛋糕下手,“而且我和史蒂夫都没有注意到这正成为热点。我第一次知道它,还是因为我去工作时,所有人都一副——‘呃,抱歉冬兵先生,但你真的不能留在这儿’ 的样子。”


       “你去工作?”


       “仅仅作为一个前苏联杀手和被洗脑的战争英雄可没法付房租。”


       “在大概头六个月里,我还处于恐慌状态,”他有些羞怯地补充道,“当时生存本能占了上风:食物、住处、掩饰用身份等。我拿了几个月前被Winterboy干掉的一个家伙的ID卡,因为神盾局瓦解的时候他仍然在失踪状态,所以我猜他的社保账号还能用,就带着它,照着我找到的第一份招聘广告去应聘了。”


       “这次违法的结果很幸运。我去的是一家专为脑部受损人士建立的日常活动中心。当时我想我首先要做的,就是和自己所遭受过的那些生理伤害共处,和九头蛇剩下给我的身体共处。我做了很多事去帮助那些病人,实际上也是在帮我自己。我喜欢那儿。不用被迫杀人真是太好了。”


       “还有大脑的事情——我身体的恢复能力很好,所以它可以从足以让普通人难以挽回的伤害中恢复过来。但我想,就算是超级战士的大脑,也一样是柔软而脆弱的。我——如果你大脑受损了,你就没有足够的洞察力来了解,如今的你和过去的自己有什么不同。你只会感觉困惑和沮丧,自己和人们口中谈论的你过去的能力、过去的个性,到底哪一个才是真实的?我——我差不多就是这样的。”


       我看着面前这位举止优雅,逻辑清晰的年轻人。你觉得自己大脑受损了?


       “是的。我是说,我至今都还没有真正弄清楚谁他妈是巴基。即使我能想起他在哪儿长大之类的事情,但他有过什么感觉,触摸过什么东西,眼睛里看过什么风景,我全然摸不着头脑。我只知道如今的自己,和那个被太瓦级电压电击过脑袋的人。”


       “我有时会癫痫发作。我想九头蛇并不知道这件事,因为我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冰柜里。但我的脑子有时会自动重启。那种被电击的感觉,好像我的脑子想念那颤抖似的,全身强烈地痉挛。奇怪的是痉挛过后,我会像被洗过脑一样,大脑变得昏沉、模糊。当然,现在我可以通过药物来抑制它的发作。药物还帮我控制自己的情绪,这又是一件我应该感谢21世纪的事情。”


       “我可以对一个给定的任务保持高度专注,但执行功能出现了些许紊乱。比如说,如果有一堆没有先后顺序的事情等着我去做的话,我就会由于指示冲突而产生混乱。这就是大脑受伤的结果,不过山姆(威尔逊,复仇者之一)说这也是复合性创伤后遗症之一,我不是很确定。我的时间感也一团糟,有时觉得所有事情都发生在同一时间。这也是创伤后遗症或者大脑受伤的后果。那东西你还吃吗?”


       我把凯撒沙拉推到他面前。巴恩斯中士叉起一点放进口中,神情稍显困惑。


       “它尝起来有点像脆脆的、拌了冷奶油的卷心菜。”


       这听起来可不像是在推荐,但他继续咀嚼着。


       “无论怎样,说它是电击的后遗症也好,还是说它是因为我长期生活在恐惧中以至大脑自动重洗也好,结果都一样。人们不喜欢谈论脑部损伤,尽管它在在那家机构里积极服务的老兵们之间非常常见。”


巴恩斯中士露出微笑,目光投向醋山的街道。


       “我似乎对人们不喜欢谈论的事情有着天然的吸引力。”


       他对服务员招招手,要求添加矿泉水,又点了咖啡。


       “回到我之前说的。我丢了工作,接着接到山姆给我打的一个古怪电话,要我去找史蒂夫,但没说为什么。”


       “原来是他们找出并公布了我们的住址——我们那不受欢迎的、叛徒住的住址。有人找上门来,在台阶上对着史蒂夫开了一枪。是的我们运气不错。但他们不是九头蛇,只是几个白痴,仅仅因为史蒂夫被拍到亲吻我而出此昏招。”


       “在此之后,网站管理员关闭了评论功能,但为时已晚,事情已经在网络上发酵,掀起了热潮。新帖子层出不穷,匿名者的录像带资源仿佛无穷无尽。我把史蒂夫置于危险之中。”


       “是托尼救了我们。不,说真的,虽然托尼•斯塔克是个震古烁今的混球没错——我觉得这句话应该被裱起来挂在墙上——但,是他给史蒂夫打了电话。他说,你和你的安娜塔西娅公主(译注:Princess Anastasia,俄国公主)最好快点搬来复仇者大厦。”


       “我是杀害他双亲的凶手,但他以德报怨。他让我去是因为他知道,如果我不去,史蒂夫也不会去。也许是他不想失去他最优秀的复仇者小伙伴吧。也有可能是他觉得如果任由我在外游荡,我会从正义的审判中溜走。总之,就算他是看在史蒂夫的面子上,这仍然……当时我们正处在低谷,而他的帮助让我相信这个世界并没有完全败坏。”


       巴恩斯中士突然看向我。


       “你知道自己还没有吃任何午餐吧?”


       我解释说这是因为我在工作,但这个赛博杀手突然鸡妈妈模式全开。我不由地想象美国队长会不会也有过类似待遇。


       “你喜欢春卷吗?拜托,每个人都喜欢春卷吧?”


       我点点头,决定抛下那些有的没有,乖乖地同意与他分享一个点心拼盘。

盾冬 2014年 随缘居 完结文整理

Stucky同人文收藏夹&盾冬文整理:

这是盾冬 2014年 随缘居 所有完结文LIST(不包括一发完),总共327篇,按照收藏数由高到低排序,最后的月份是发布月份(不是最后更新月份)


另有补充具有极高口碑的14年神文《25hours》一篇,也列了几篇无CP文


这一轮做的应该比3个月前做的SY收藏数250以上LIST要准确一些,上次用的是肉眼筛选CP的方式,这回是半肉眼半机器筛,遗漏率应该比较低~全部做完会更新一下那篇


25hours - 眠音(aka 白日/raintain/弥山)  5月


-



  1. 兽性蛰伏 - xywy 生子  4月
    (↑以上3000+)


  2. 全美绯闻/Captain gossip - 李胤禛 甜  12月


  3. On The Ropes 无处可逃 - 蜜分  4月
    (↑以上2500+)


  4. 麻烦的任务 - 楚留姬 ABO A!Steve×O!Bucky NC-17  4月


  5. 无差 完美与破碎 - expertff  4月


  6. 互攻 同居生活108天 - Solrac  4月


  7. 你眼中的冰雪 - wisely1229 有互攻  5月


  8. 互攻 亲爱的,没必要大动干戈 - 椰子椰子掉下来  5月
    (↑以上2000+)


  9. 俏皮话 - 客人4  7月


  10. 恢复记忆之后 - kikilo20 PWP NC17 Bucky只能通过啪啪啪缓解痛苦  4月


  11. 翻译 the man on the bridge 桥上之人 - falsetto  5月


  12. 蓝眼睛 - 面堂兄 NC-17  5月


  13. 无差 真实的谎言 - sssss007  6月


  14. 连载 老子的新学校真是太可怕了! - AOBA桑 论坛体 LOF已完结  8月


  15. 掉下去了 - 一个人玩耍  5月


  16. If You Want Me - FAyE_Kohara AU 党鞭Steve/记者Bucky  5月


  17. 凛冬 - jujubecake 哨兵向导AU NC-17  3月


  18. 无差 人间悲喜剧 S1 - sssss007  10月
    (↑以上1500+)


  19. 归途 - 糖衣精灵 ABO A!Steve/O!Bucky 生子  4月


  20. 互攻 另一种可能 - 椰子椰子掉下来  6月


  21. 重逢的三个昼夜 - wisely1229 有互攻  10月


  22. 巧克力布朗尼 - xywy PWP 3P+双龙  7月


  23. PWP片段文合集 - 局外鹿 ABO 冬受  7月


  24. 无差 合伙人婚姻 - sssss007  7月


  25. 时间的玫瑰 - 醉雨倾城  原著正剧向 HE 小虐  12月


  26. 翻译 Devour - fuyuko0207 ABO  5月


  27. 重逢式离别 - 我爱的人是汤姆 律师AU  6月


  28. city light 城市之光 - 强袭自爆 AU  4月


  29. Es Ist Ein Schnee Gefallen - 阿干 ABO b!Steve/a!Bucky  4月


  30. Guard - 厂灰一 监狱AU  7月


  31. Bright Lights 明亮的光 - FAyE_Kohara Steve/路西法之子Bucky  4月


  32. A NEW JOB - 玄长歌  8月


  33. La bella vita-壁花先生与小鹿新娘 - Rebecca1989 ABO 生子 傻白甜AU  6月


  34. 互攻 翻译 总统之子 - Cisy AU 特勤保镖!Steve/PTSD!Bucky  5月


  35. 无差 谋杀死神 - sssss007 性取向心理治疗  8月
    (↑以上1000+)


  36. BODY TALK - 司马真 黑化队长 Rape/Non-Con NC17  6月


  37. 无差 智慧是性感力的新潮流 - 碳烤的板栗  7月


  38. Fountain of Youth - Messiah  4月


  39. 无差 Bucky Barnes的第十一场雨 - 白日  5月


  40. 牛奶,威士忌与卡诺莎 - sandycheck NC17 复联全员友情向  6月


  41. 翻译 Critical Feline Mass - dolce_ga 现代室友AU 甜  12月


  42. Out Of Time 不合时宜 - Banco NC-17  5月


  43. 无差 穷途末路 - yaajdx  4月


  44. 无差 翻译 All The Leaves Are Brown - 青檀 又名:冬兵为你示范如何养大天才儿童  6月


  45. 截稿日 - TigerLily  4月


  46. 翻译 Circling Back 归处 - 一朵英俊的冬瓜  10月


  47. 触不可及 - Solrac NC17 又名如何正大光明地闪瞎你的队友  7月


  48. 无差 星光闪耀处 - sssss007  9月


  49. Heidenröslein - zzxx00 ABO 生子  8月


  50. 玫瑰人生 - 酒昧 性转 SteveXGirl!Bucky G  6月


  51. 标记他 - 风仁无忌 ABO  5月


  52. We Live Together 我们同居啦 - 蒸栗子 NC17 协警SteveX社工Bucky  9月


  53. 大腿绞杀 - 葱头 NC-17  4月


  54. Did Anyone See My Cat - ne酱 喵吧唧梗 半AU NC-17  6月


  55. 无差 翻译 All the First Times/所有第一次 - B_about2rain  4月


  56. 冰雪皇后 - counte AU  5月


  57. 无差 翻译 离开死亡之地 Out of the Dead Land - dolce_ga  7月


  58. 准备事项 - 流落天宇 ABO PWP  10月


  59. 互攻 续点 - 其心不死  6月


  60. 翻译 Why Then Oh Why Can't I? - garfieldyard  4月
    (↑以上700+)


  61. I thought I'd never see you/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 - ccsflower 正剧 甜 G  7月


  62. 无差 伴郎快跑 - sssss007 人间悲喜剧S2  12月


  63. 互攻 阴影以及随之而来的光明 - 黄村长 NC-17  4月


  64. 无差 翻译 The Art of Trolling - payaki 吧唧巨巨来示范如何一本正经地满嘴跑火车  5月


  65. 无差 翻译 5次Bucky和Steve举止亲密而毫无自觉,1次…… - fuyuko0207  5月


  66. 无差 他们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 椰子椰子掉下来 AU时间旅行梗  4月


  67. 互攻 In Debt We Reconcile / IDWR.Part1 - moyuxi  5月


  68. 无差 月球暗面 - 小穆nina R  6月


  69. Fuckbuddies 炮友 - 蒸栗子 教练SteveX白领Bucky R  11月


  70. 无差 还魂 - cindyfxx NC-17  8月


  71. On Time Delivery 及时送达 - lineastella 现代AU  4月


  72. 明日宛若新生 - 夜藤 NC17  6月


  73. H文练习15题 - 司马真 NC17 PWP  6月


  74. 无差 五次Natasha成功地帮助了她的朋友,一次她失败了 - 闻笛  4月


  75. 旧时光是个美人 - 夜藤 NC17  4月


  76. 无差 翻译 Your Favorite Ghost - fuyuko0207  5月


  77. 无差 翻译 My Brother, The Hero 我哥哥,大英雄 - moyuxi  6月


  78. 翻译 一个真正的Alpha - 塔洛 by Jaune_Chat NC-17 ABO  5月


  79. 冬日战士相亲记 - 妖精坏不坏 ABO 甜 A/史蒂文 O/冬兵  11月


  80. 成人保健 - 喵型秃 天朝au风 锤基  4月


  81. 幸好是队长 - 玄长歌  7月


  82. 互攻 在哪里见过你 - 强袭自爆  5月


  83. The Winter Is Among Us 冬兵就在我们中间 - 蜜分  5月


  84. 蜜糖旋律 - 璐璐ayumi AU 甜宠炖肉文 全篇都是甜甜甜  5月


  85. Because,You Are Here - 司马真 Bucky与冬兵互穿梗  5月
    (↑以上500+)


  86. 无差 翻译 Even When I Had Nothing - payaki  5月


  87. 超级婴儿 - 酸了吧唧的  8月


  88. 无差 Vanilla and rain 香草和雨水 - 御川 队长性转  7月


  89. 重坠心海 - 弥酱  5月


  90. More than that/眼见为虚 - 小幺0049 人鱼AU  6月


  91. 无差 老年才俊 - cotton  7月


  92. 互攻 Sandstorm - Glock.17 NC-17  11月


  93. 爱情与信息素 - kalelee ABO A/Steve B/Bucky 生子?   8月


  94. 五次Bucky试图隐瞒他们的关系 - 司马真 半AU 傻白甜 NC17  5月


  95. 无差 本能 - 梓陌游 老夫老夫日常 HE  5月


  96. 无差 悖论 - zyl889 好莱坞AU  4月


  97. 无差 悖论 好莱坞AU 258#更新B版结局 - zyl889  4月


  98. 无差 Barnes先生今天也很忙 - 黄村长 PG 小甜饼  6月


  99. Fall For Me Again - Furia  4月


  100. 无差 A road to the present 回到现在 - holic  4月


  101. 天堂向右 - counte  8月


  102. 翻译 Family is what you make it - 雪莉 mpreg  4月


  103. 无差 翻译 上行之路 The Way Up - Raghel 清水甜  7月


  104. 互攻 五次助攻失败,一次得分 - 铁口直断路半仙  6月


  105. Fuck Free or Die Hard - bluedrdr ABO  4月


  106. 无差 恶人 - 米饭之死 叉冬  5月


  107. Once in a blue moon - 琉璃眼 人鱼AU  7月


  108. 七十年后的初恋 - sakuya1214 HE NC-17  5月


  109. 无差 翻译 No Heart To Recall - 千岁の风流  5月


  110. 互攻 先做后爱 - stana181920 AU GV男星!Steve/GV男星!Bucky NC17  5月


  111. Crazy Sugar 疯糖 - 维罗妮卡丽 正剧向 酸爽向 HE NC-17  9月


  112. 弹入枪膛 - winecandy3 PWP联文  6月


  113. 互攻 翻译 / Not Another Supersoldier Fantasy 非一般超级士兵性幻想 - moyuxi  10月


  114. 五次我们队长和前锋都没有意识到 - 澜色歌谣 世界杯AU  7月


  115. 无差 翻译 Memories are made of this - 千岁の风流  6月


  116. 无差 美队的吧唧观察日记 傻甜段子集 - 黑留袖  4月


  117. 找回身体记忆 - 西门雪珊 NC-17 超级没有节操 老冰棍啪啪啪伪PWP  8月


  118. 无差 舌尖上的吧唧 - 黑留袖  4月


  119. 小妞巴恩斯 That Barnes Gal - 蜜分 女装梗  12月


  120. 互攻 Things That We Could Be - moyuxi  4月


  121. 幻象丛生 - 唇亡齿寒  5月


  122. Diamond Crevasse - 琉璃眼 网游AU  7月


  123. 翻译 Steve G. Rogers指南——你在过去几年错过了什么 - elvina_moqi by what_alchemy  5月


  124. 黑雨/Black Rain - 斐瑜 AU 卧底黑帮  5月


  125. 无差 归而欣然/You'd Be So Nice To Come Home To - 裕掳 狗血虐  6月


  126. Cross Path - ivy-er PG-NC17  4月


  127. 无差 消融 - cotton  4月


  128. 无差 翻译 You Were Standing There - xyoshiki R 甜  7月


  129. 论吧唧铁臂的100种用法 - 莲子叽  4月


  130. 互攻 Mr.Perfect & Mr.Incomplete - arielzhan NC17 甜虐混合  8月


  131. 无差 尽人皆知我爱你 - 路时千 G  4月


  132. Haircut 五次Steve给Bucky剪了头发,一次反过来 - Auther0317 5+1 HE  11月


  133. anything but you - 红房子 哨兵向导  11月
    (↑以上300+)


  134. Triplet 三人 - 蜜分  4月


  135. Too Cold and Too Soft - 残星毁 哨兵!Bucky,向导!Steve  5月


  136. Sleeping with a friend - 风暝 未来AU 黑化队长 NC17有 沉重剧情向  8月


  137. 无差 翻译 If You Must Leave - captainnanshen 妈妈们眼中的小盾和吧唧  11月


  138. Shall We Dance - TigerLily  8月


  139. Dash猛击 - 小景喜欢KATO受 PWP  4月


  140. 间之契 - Alice梦游症候群 间之契 ABO NC-17 帝国军指挥官VS反抗军杀手  10月


  141. 无差 Time Enough For Love/时间足够你爱 - 闻笛 盗梦paro  6月


  142. 互攻 The Boundaries Of Justice / IDWR.Part3 - moyuxi  8月


  143. 互攻 Good morning - paranoiaellen HE  4月


  144. 无差 Ghost Story - Lsis  9月


  145. Never Let Me Go - SaigaTama ABO  4月


  146. 无差 слушать эректильной 一听就硬 - 木未耒 NC-17  6月


  147. Home Sweet Home - 司马真 ABO生子 NC17 Alpha!Steve/Beta!Bucky  6月


  148. 不想标记我么 - 风仁无忌 ABO 巴基和斯蒂文的标记故事  8月


  149. 无差 狼与白头鹰 - mos09191229 伴灵设定AU  4月


  150. 无差 翻译 Tin Soldiers - echoiris  8月


  151. Mr&Mr.Rogers - 夏木槿辞 ABO 邮购新娘 NC17  12月


  152. If you are the one - 夏木槿辞 被逼相亲的总裁盾X红娘吧唧 傻白甜  12月


  153. 无差 任务报告与给你的录音留言 - 澜色歌谣  5月


  154. 无差 每分每秒 - 夏歆 全CP  12月


  155. 五次Steve和Bucky在一起,一次他们分开 - zzxx00  6月


  156. 无差 冬阳照常升起 - 碳烤的板栗 二战背景  5月


  157. 虚妄人生 Virtual Life - 君麟 NC-17  8月


  158. 互攻 A Multitude of Sins / IDWR.PART2 本篇完 - moyuxi  6月


  159. 翻译 Different Ways Broken系列Part.4&5 - fuyuko0207  8月


  160. Crotchet Rest - zzxx00  7月


  161. 翻译 Can’t pronounce it, not buying it 不会读,就不买 - jaycee 现代AU 甜  12月


  162. 难以捉摸的恋人 - doldrums NC-17  4月


  163. 老情歌 - counte  4月


  164. With a puppy 养狗 - MistoBDKJ  7月


  165. 无差 Winderella - arwenfox 童话半AU  6月


  166. 有罪之人 - xuesefeihu  4月


  167. Remember who you are - MistoBDKJ Winter Soldier穿越到过去  6月


  168. 无差 穷凶极恶 - 故园无声  6月


  169. Whiskey Lullaby - xywy 隐叉冬 NC-17 公路AU  10月


  170. 无差 翻译 i'd tell you how it haunts me - polysaccharide G  4月


  171. ACE - 残星毁 ABO 双A  11月


  172. 互攻 翻译 宇宙军AU系列 - polysaccharide by Renne NC-17 小甜饼   5月


  173. 翻译 The White Mission Broken系列2&3 - fuyuko0207  9月


  174. 偷天大盗 - Iris121392 AU  6月


  175.  天桥痴汉 - Whoops 锤基 狼队 天朝大学au  9月


  176. 红玫瑰与白玫瑰 - 桫椤 校园AU  7月


  177. The Last Words - 夜藤 NC-17  9月


  178. 无差 翻译 毛球球 - 铁口直断路半仙 NC-17  12月


  179. 无差 翻译 Hey Cinderella, You Dropped Your Shoe - xyoshiki 白天大美晚上豆芽  12月


  180. 翻译 Body Studies 人体素描 - 糯米鱼丸 战前竹马梗 NC17  4月


  181. 五次吧唧记错了人,一次他记对了 - 诗迪Sunday  8月


  182. 无差 We must be killers - 皇北樱  4月
    (↑以上200+)


  183. Rogers & Barnes - zzxx00 南北战争时期AU  9月


  184. 无差 翻译 有你的地方就是家 Home Is Where You Are - Raghel  7月


  185. 无差 翻译 Wait for the Word - psychen  12月


  186. 翻译 In any language - 相濡以墨 语言梗 NC-17 甜  4月


  187. 翻译 愿得一人心系列短篇集 - wolfgal ABO设定 omega!Bucky by coloursflyaway  11月


  188. Your Hand In Mine - 死人脸  5月


  189. 小女友,大女友 - 蜜分 队1 百合双性转  5月


  190. 无差 翻译 Stucky The Poem Which I Do Not Write - captainnanshen 小美暗恋吧唧的校园AU  10月


  191. Make Me Choose - xanadu 同志剧AU 傻白大盾 可爱吧唧  6月


  192. 无差 翻译 Our final score 最终比分 - jaycee 心灵感应,清水  11月


  193. 博物馆奇妙夜 -  尔雅亦云 AU  6月


  194. 互攻 翻译 Gravitation 引力 - Bellottie NC-17  5月


  195. 无差 翻译 Medvezhonok 熊仔 - poppyshen Kid!fic PG 冬兵中心  4月


  196. 无差 第一次心动 - 猫咪的胃袋 校园AU 高中生逗比大盾 淡定吧唧  6月


  197. The Blind Tower 盲塔 - Messiah 双电影宇宙Xover  11月


  198. 翻译 My Best Girl - budding23 吧唧哥哥女装PLAY系列  10月


  199. 翻译 A Better Love Deserving Of - JokieLiu NC-17  4月


  200. 天堂还是拉斯维加斯 - Bellottie 赌场AU NC-17 赌客盾/荷官冬 HE  5月


  201. 无差 翻译 Baby It's A Violent World - captainnanshen 颜色soulmate设定  11月


  202. 无差 To Be By Your Side - 大麻叶 翅膀au  4月


  203. 无差 翻译 Please don't feed the elephants - fancier G Steve吃醋梗  5月


  204. 无差 翻译 请把我的花,带回你的家 复仇者们是如何集体戴上花冠的 - emma9326  8月


  205. 无差 求追男神的办法,急!在线等! - 白朗 校园AU 论坛体  9月


  206. 无差 Genesis - Lsis  9月


  207. Starbucks的那个金发妹子 - valteka23 大学生AU 微寡鹰 Tony/Pepper  4月


  208. 互攻 翻译 Every Minute of Every Day 每一天的每一分 - 瓜小南  4月


  209. 翻译 You are sure to find - 苏糖枫 冬兵中心隐冬兵与猫 治愈系  5月


  210. 无差 Another Piece/另一个世界 - ccsflower 盗梦AU 悬疑 甜虐  8月


  211. 瓦尔兰 - moyuxi 奇幻AU  9月


  212. 七百年后 - 白日 电影背景短篇  9月


  213. 翻译 There's Nothing Left Of You 光影消逝 - moyuxi  11月


  214. 无差 Languages 无言 - mauriac G Bucky拼的是男友力完结  8月


  215. 无差 翻译 不确定性 Uncertainty - Raghel  6月


  216. 翻译 Consequence Broken系列6&7 - fuyuko0207  11月


  217. 回老家结婚 - turning 半AU EG  7月


  218. I will be your shelter - Veronicarly NC-17 伪同居  5月


  219. 母鸡带小鸭 - Banco NC-17  7月


  220. Wonder land-you and me 电影题目AU楼 - 梵璋 NC-17  8月


  221. 无差 The Brave Story - 闻笛 驯龙记AU Teen!Steve/Dragon!Bucky  7月


  222. His chairs - freemagic PWP R  8月


  223. 冬兵会梦见美/国队长吗? - 红房子  11月


  224. 无差 翻译 Subjective Histories 主观历史 - 优伶  7月


  225. 动物世界 - xxxyy 浣熊Bucky和人类Steve AU 小甜饼  8月


  226. 无差 傻瓜爸爸们的Natasha养成计划 - ivy-er 寡希 半AU 非生子 PG  6月


  227. Straight Man/直男 - ccsflower 逗比小甜饼  9月


  228. 无差 Eternal Return - moyuxi  6月


  229. 无差 云开雾散 - 鸢琐 哨兵向导 ABO PG  7月


  230. 无差 翻译 Five Times Bucky Got Permission - linlang7625  2月


  231. 冬日曙光 - cloudy666  5月


  232. We are headed North 向北行进 - nellwww 漫画 二战设定  7月


  233. 幻想对象 - ccsflower NC-17  9月


  234. 无差 翻译 the long slide from kingdom to kingdom - HUAHUALIPO by gyzym  11月


  235. FULL SUGAR 同居三十题 - Veronicarly 每一篇都是小甜饼  9月
    (↑以上100+)


  236. 人间往事 - 办证不办证 BE  6月


  237. 翻译 how happy must be angels thus employed - sugata 探鹰 R 搅局大作战  4月


  238. 无差 翻译 Like a Good Neighbor - fancier 邻居AU  8月


  239. 棉花糖之旅 - 蜜分 豆芽詹/冬,幼驯染  9月


  240. 寒冬骑士 - Raffaelo  6月


  241. 无差 翻译 You got blood on your hands - Betinde  4月


  242. 无差 翻译 How Can A Loser Ever Win - 巫乂天狼星 冬兵视角  8月


  243. What for gift - MistoBDKJ 宠物和美食节日文  12月


  244. 无差 冬兵与他的机械的七次谈 - 北美独行菜  6月


  245. Stray 迷失 - riverheai 复生AU 人类志愿军Steve×半死症患者Bucky  5月


  246. 五十便士与小精灵 - 桫椤 魔法AU  7月


  247. 无差 新生计划 - jshn PG  4月


  248. Corpse Groom 僵尸新郎 - AmberGreer 万圣节黑童话  10月


  249. 无差 Silver is the new black - 精品老鸭煲 美/国队长&黑衣人XOVER  7月


  250. 霍华德的时间囊 - 彼岸无歌 双Bucky 穿越梗  11月


  251. The autumn所谓的养狗日常 - MistoBDKJ  11月


  252. 无差 翻译 Lost My Fear of Falling 坠落 - emma9326  4月


  253. 无CP Wind, Sand and Stars 风沙星辰 - Messiah Kid!Steve&Soldier!Bucky  7月


  254. 小酒馆 Sister side - Louisairi  5月


  255. 无差 翻译 It remembers you - cindyfxx 冬兵+芽菜  12月


  256. 无差 翻译 I Didn't Know What Time It Was - CliatDW  7月


  257. 无差 翻译 Please don't feed the elephants - 苏糖枫 甜 5+1  5月


  258. 二战向他和他的孤独情事 - Iris121392  5月


  259. Have a nice trip - Lsis  7月


  260. 不是每个冬日战士都叫Bucky Barnes - 清风ss EG向 半AU  7月


  261. Gameland 狩猎区 - mist_chou  7月


  262. 战后琐事 - 莲子叽  4月


  263. 好久不见 - 路人Q  4月


  264. The wind of freedom blows - Thankyou9527  11月


  265. 无差 翻译 I’ve been in your body and it was a carnival ride - SallyCinnamon NC-17  6月


  266. 圣诞节 - 吧唧是我身下受 温馨小甜饼 贾尼  12月


  267. 无差 复仇者伴灵守则 - mos09191229 伴灵设定AU 全员欢乐向  6月


  268. It's gonna be you , only you - 小琳子`` 傻白甜 NC-17  4月


  269. 无差 漫漫时光 - 亚特兰提斯 有肉渣  10月


  270. Young and Beautiful - vivianico 短篇 NC17  6月


  271. 和你一起完成清单 - 上小官  4月


  272. 无差 自遗失之日的信 - Unsub  6月


  273. 罗马尼亚黑天使 - 洛丽潘LoliPan 堕落天使AU 虐HE  5月


  274. 无差 Start From The Movie - Eihpos 校园AU 电影爱好者相关  12月
    (↑以上50+)


  275. 无差 老母鸡是个很酷炫的组合名 - lyuc0626  5月


  276. 松鼠、热饮和从未存在的时间差 - michelle_hyde  7月


  277. 无差 5次吧唧死里逃生,1次他没有 - 黑留袖 纯二战战场日常 PG  5月


  278. Down to the earth - 五行缺钱 吸血鬼AU  9月


  279. 第七十三年零九天 - 百鬼夜行 清水  3月


  280. 无CP Poetry on the Shore 彼岸之诗 - Messiah Human!Steve&Mermaid!Bucky  9月


  281. 无差 Through the Fire and Flame - 依然依然 PG 双女体百合  7月


  282. Renascence 七日花开 - 最萌潮缺爱抖森  11月


  283. Burn My Shadow燃烧吾影 - rr伊yu  4月


  284. 脸都被你丢尽了 - 小美丽 AI AU  6月


  285. 无差 假如队长和吧唧开通了微博微博体 - 北溟有鱼vicky 完结  9月


  286. 无差 What if - 精品老鸭煲 小甜饼,如果队长和吧唧小时候不认识的半AU  12月


  287. AU短篇集 - 剑八不想战斗 保险调查员大盾X杀手吧唧  12月


  288. 无差 you make everything easy - francess Bucky想策划一次度假 现代AU 小甜文  5月


  289. 无差 翻译 伊卡洛斯 - cindyfxx  10月


  290. 无CP Come With the Dark 逐影而至 - Messiah Traveler!Steve&Shadow!Bucky  8月


  291. 哈雷摩托车的一天 - obsession  摩托车play 搞笑文  5月


  292. 探寻 - 玄长歌  6月


  293. 人间兵器的卸载 - 剑八不想战斗  7月


  294. 两个结局 - 丧祈祈 队长放弃?   4月


  295. 巴恩斯先生的两三年 - xxxyy  8月


  296. 无差 愿望成真 All Your Dreams Come True - mina2099 清水  4月


  297. 无差 五次他们互换身体,一次并没有 - kaly  8月


  298. 无差 Finding Bucky千里寻唧路 - silvers0129 G  4月


  299. 无差 有首歌在旧时光 - 酒昧 G  6月


  300. 无差 来自布鲁克林的爱尔兰咖啡 - 惟影 G  12月


  301. Perfect Lover - 木濑凉生 同居梗  5月


  302. 想不想要新工作? - ilovettt1314  6月


  303. 如履薄冰 - EileenMcAvoy AU,甜甜甜  10月


  304. 延期 Deferral - mos09191229 Never Let Me Go别让我走AU  9月


  305. 无差 Shining diamond, falling star - 御风 清水 竹马正剧  4月


  306. 无差  - ccsflower  10月


  307. 互攻 月黑风高好炖肉 - 鹿颖宁 天朝武侠AU 略恶搞  8月


  308. 无差 Captain Mikaelson - 依然依然 吸血鬼AU the Originals背景  7月


  309. Winter's Tale - Ask 两个世纪的第一次  4月


  310. 我会一直陪着你 - Amosink  4月


  311. 无差 Heart and Soul - violacobain PG  4月


  312. 无差 “喷得你满脸蜂蜜”短篇系列 - 飒月 叉猎叉  5月


  313. 无CP Every Tale Every Night 午夜冗梦 - Messiah Puppet!Steve&TinSoldier!Bucky  11月


  314. 无差 错误修正 - 比木 叉冬叉  5月


  315. 无差 翻译 95 Minutes - Sevil G by fmo  6月


  316. 无差 Insomnia 失眠症 - 焚舟 Bucky视角第三人称 G  4月


  317. 无差 翻译 My Stevie - 埋头苦干 G  12月


  318. 混乱甜饼⑨小题 - KETH乖 NC-17  8月


  319. 无差 The Scripts脚本  - pineylee 美队视角  5月


  320. 无差 If you leave me now - 如果你要离开我 - 黑桃皇后 AU 上部完  8月


  321. 孤独感 - 坐等超度  7月


  322. Brooklyn Baby - killer9t PG-13 清水向  7月


  323. 爱如时光永恒 - 即使记忆不记得 圣诞小甜饼 傻白甜  12月


  324. 无差 I want to tell you my story - Riyapoka  9月


  325. 短篇小合集 - 三月令  9月


  326. 劲歌金曲合辑系列 I want you back - lapluielily  11月


  327. 无差 不知所踪的飞鸟 - MidnightSun 文艺三十题挑战 日式纯爱风  7月


一个汇总

哇太带感了这些,神仙写肉

失蓝:

原来今天是来撸否的第三年!放文的地方比较乱,一些在这里一些在诶欧三,不整理一下还真不知道自己写了这么多垃圾....其实也不多,删得只剩这些了,没准以后还会删文惹....(完结了的我标一个星星,警示写在括号里




翻译


Stars Out Of The Blue★


My Best Girl系列★(女装play)


Forgiving Metal★(Dom/Sub)


Entranced by a Mollusc★(芽詹触手play)


与我共舞/Chris Evans一夜三次爱上同一个人★


好事成双★




【Evanstan】


孤星★


章鱼的诞生(包包未成年)


Arcadia 记忆之刃


Merry Christmas...but not on the lips!(柯TJ)


Breathe in the Air(柯TJ)




【盾冬】


Grave Unearth You★(PWP)


千吻之深★(ABO)


Arrest Me★(警察AU,PWP)


假想敌★


以己为敌★


约书亚树★


长雪★(童话AU,BE)


小小的冬天(喵冬)


Donatella(模特AU)


苦杏仁★


Sin Vergüenza/无羞无耻(双性詹)


Meet me in the garbage!(芽詹ABO,校园AU,含单箭头霍冬,仅AO3注册用户可见)


水星★


女巫★ (性转冬)


红色★


黄金雨(d/s)


午后迷惘★(盾芽詹3p肉,双性詹)


困兽(双性喵化詹)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