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羽

[火影/鸣佐]美丽人生 八

只能是我


全剧终:

警告:接700但HE




争取20节之内完结




12


勉强过了一夜之后,到了清早,佐助收到消息,便邀请鸣人一同去探查情况。


鸣人火影当的久了,做办公室时间居多,难得能出来活动身体,自然十分高兴。


两个人一起出了门。




虽然是在奔波途中,甚至还有许多事情没能顺利处理,可是此时同佐助一起,让鸣人不禁觉得怀念起来。


距离上次与佐助一起通力合作完成任务,已经过去太久了,实际上自从四战结束,他二人聚少离多,更别谈一个作为木叶火影候补,一个作为浪人,哪里有什么机会再像小时候一样吵吵嚷嚷着做任务。


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时。


不过,鸣人打量了一下正扶正自己斗笠的佐助,此时能同佐助出游,倒也不错。


“到了。”佐助说。


鸣人这才停下脚步:“这么快?”他环顾四周,顿时被惊住:“这是……?”


“游郭。”




四周热闹的很,有人的叫卖声,也有游女们召唤客人的声音,还有琵琶三味线的声音,但这些声音混杂在一起,倒不叫人感到厌烦,反而在空气中蒸腾出一股奢靡的感觉,让人忍不住就觉得心猿意马。


佐助领着鸣人进了门,即使已经年过而立,育有儿女,鸣人对这样的场景依然感到十分的不适应,或者说,正因为曾经是个爱护妻儿的好丈夫,所以才难以适应这样的场景吧。


相反的是,佐助的动作倒是落落大方,他将斗笠交给迎上来的女郎,熟门熟路的就由女郎领着上了楼。


鸣人忍不住上前拍住佐助的肩膀:“喂……怎么到这个地方来了?”


他声音虽然压得低,却并不小,领路的女郎回头笑道:“这个地方怎么啦?大爷?客人来我们这,都开心的很呢。”


被这么直白的询问,鸣人也不得不闭嘴,只是一双眼睛转个不停,指望着佐助快点开口。


一直等到二人落座,佐助才说话,他冲女郎点点头:“让丸井过来。”


“哎呀,居然是要丸井吗?”女郎惊讶的掩口感慨了一声,却还是老实的道:“丸井早上可懒得很。”


“那就催他起来。”




“到这里来做什么啊佐助?”鸣人问,他在这里坐卧难安,实在难以像佐助一样镇定。


“佐助大爷!”旁边突然窜出来一个少年人,不等鸣人反应过来就一把扑倒了佐助身上:“佐助大爷可是好久没来……”


佐助倒是任由对方扑在自己怀里,反而是鸣人惊的跳了起来:“什,什么啊!”


那少年人这才起身打量起鸣人来:“哎,这位大爷也英俊的很,在我们这有人嘛?是新造还是什么?哎如果客人各个都像佐助大爷和大爷您一样的话,我可乐意服侍了……”


“丸井。”看到鸣人被打趣的窘迫到脸通红——虽然也看不太出来——佐助出声制止:“他是初次到访。”


少年人露出了然的表情,一手拉起佐助,另一手拽住鸣人的衣袖:“到丸井的房里来嘛大爷……”


……鸣人学佐助任由对方拖着前进,少年人身量不高,看起来不过十三四岁的模样,脸上施了白粉,甚至还涂了胭脂,看起来好似大福一般,性格却活泼的很,举手投足之间具是笑意。




进了房间,丸井将房门晚上,就低头走到佐助跟前,三个人坐在小小的茶几前:“佐助大爷怎么想起来找丸井?”他歪头:“之前不是说只要春里就好了。”


这下鸣人看向佐助的目光都变得不同了起来,究其意义无非就是“禽兽”之类的,佐助没好气的蹬了鸣人一眼,对丸井道:“春里传来的消息,尾张癖好特殊,并不热衷于女性……”


“哦,我明白了,”丸井立刻变得跃跃欲试起来:“连春里也碰了壁吗?不过我前些日子才看到尾张大人从我们这里走出去呀。”


“许是有别的人。”


丸井吐了吐舌头:“这个我最擅长了。”


他这么直白,让佐助忍不住皱眉头:“你自己小心。”


“嘻嘻知道啦,”丸井替二人到了茶:“如果佐助大爷再年轻个二十岁的话,到游郭来,丸井可就没信心能夺的过你了,说不定连太夫也能赢得过。”


这话放到少年时候佐助是绝对不会让对方好过的,然而现如今对佐助来说,这不过是个小孩子的玩笑话,不值一提。


倒是旁边的鸣人此时终于回过味来了。


“…………什,什么意思啊?”


丸井瞅了瞅鸣人,又看看佐助,见对方眼神示意自己可以出去,立刻乖巧的退出门外,做准备去了。


毕竟勾引一国重将,也是很需要技巧的啊。


“佐助!你可给我说清楚……”




也没什么好说清楚的,宇智波佐助是个常年流浪的浪人,并不隶属于任何一个军事组织,也没有隶属任何国家,这样的生活自然会有些艰难,所以他在停留的地方托付一些人替他查阅情报,也是十分合乎情理的事情。


尾张是风之国的一位高职将领,近期却频繁出入雨忍村,宇智波佐助截获了这个消息,知道他时常到这边的游郭拜访,每次在外出差过后,都要来游郭一趟,便立刻领着鸣人过来了。


可惜的是这位尾张大人,似乎对男女之道并不热衷,他来游郭,反而是来找男妓的。


“那就只能托付给丸井了。”


最终佐助总结陈词。


“……”鸣人瞠目结舌,露出呆愣的表情。


“这有什么好吃惊的。”佐助不解:“即便是木叶,村子里的女忍偶尔为了完成任务,也会色诱吧。”说到这里他突然想起来,难得露出笑容:“即便是你自己,不是也色诱术使得炉火纯青吗?”


……啊这就涉及到七代目火影的黑历史了,已为人父的火影大人顿时面红耳赤口舌打结:“佐,佐助!这种话可不要乱说!”


“你做都做了,我说说有什么的打紧的。”


在佐助看来,这是十分稀松平常的事情,虽然少年时候鸣人使出这种手段时常让他觉得可耻,但这更多的是基于“好友为何爱犯蠢”,而不是鄙视这种手段。


实际上,当年四战鸣人色诱辉夜姬的段子,他时至今日也是喜欢听的。




房间里有片刻的静默。


看着端坐的佐助,鸣人心里咕咚咕咚的,无法言喻的感觉让他有些难受。


这就是他所不了解的佐助了。他将佐助视为挚友,半身,终他半生只有佐助是最重要最特别的。


同时他也坚信着佐助也是这样想的。


这是毋庸置疑的。


可是即便如此,即便他们心意相通,也并不能阻止时空间将他们之间的差别拉的越来越大。


儿时的好友,如今却不是身边最亲近的人。难免让人惆怅的厉害。


“佐助经常来这种地方吗?”鸣人瘫软身体头在茶几上:“真是坏男人,当心我告诉小樱哦。”


“怎么可能。”佐助道:“再说我以前都和樱说的。”


“哎?”这就令人惊奇了。即使是鸣人也忍不住叫唤起来:“你会做这样的报备吗?”


佐助依然是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多年过去,他在这一方面倒是功力愈加深厚:“这是责任吧,一般来说不是理所应当不让妻子对自己产生误会要让她感到安心吗。”


然后他补充:“水月教我的。”


“……”


啊,这样啊。


鸣人又重新趴到桌子上:“我懂了。”


他大兄弟给他露出了个懂啥的表情。


我懂为什么雏田会和我离婚了。


鸣人想,他一直觉得自己爱护儿女,尊重妻子,唯一抱歉的地方就是工作太忙不能顾家。


向日葵死后他是抱着要撑住家庭,和雏田一起走下去的信念。


可是雏田却对他失望了。他在此前一直不能理解。


如今却想通了。


他爱护雏田,却也关心小樱,还关切佐助,更是满心思的扑在了木叶上。


这并没有让雏田体会出身为妻子的不同来,她并不安心。




而樱与佐助离婚之后,他更是失败。


瓜田李下,他居然从未注意到,只因为将一切都视作理所当然。


时至今日,他也认为,七班,他和佐助和樱是一体的。


因为他们是一体的,所以他绝不放开佐助,也绝不放开樱,可这对他自己的家庭来说,当然不是好事。


家人应该是最重要的。其次是伙伴。


妻子应该是与你共度一生的人,是要互相扶持,彼此信任,共同面对危机的人。


是能让你看见就觉得安心,并且给予对方安心感,两个人在一起,就觉得能够对抗暴风雨的人。


雏田觉得他不是。


“我像不像个大傻瓜。”我依靠的也从不是雏田。


“不像。”佐助说:“你本来就是。”






13


尾张是个男的。


鸣人突然意识到这个问题。


“那丸井怎么色诱啊?”他叫:“这任务没法达成吧。”


“你性别意识还挺浓厚。”佐助调侃他,小时候鸣人对男性比如三代目惠比寿使用女性色诱术,少时鸣人对辉夜姬就使用男性色诱术,可见此人对男女之间的微妙荷尔蒙领悟透彻。


不过。


“世上就是有一种人,他们比起异性,更喜欢同性。”佐助道:“可不在少数。”


这倒没给鸣人造成什么冲击,他也觉得这挺理所当然的:“白和再不斩不就是吗?白好喜欢再不斩哦。佐助我觉得你也是。”


“……哈?”


“你不就是超喜欢你大哥的吗?我也最喜欢你啊,再说我觉得你肯定也最喜欢我。这种纯粹真挚的感情理所应当啊。”鸣人说的一脸坦然:“哎佐助你是不是害羞了……我觉得你比小时真的变坦率不少啊,小时候这样说你要搞死我……”


“……”佐助长舒一口气:“并不是这个意思。”


“恩?”


佐助:“这种喜好,是纯粹生理上的,”他比划一下:“xingyu上的。”


鸣人一甩手:“佐助你好下流哦。”


“……”他特别讨厌和鸣人谈人生,真的。




男人可以喜欢男人。


或者说,人可以喜欢任何人,爱有什么不可以的呢?父母,兄弟,至交,情人。


但是。


鸣人还是第一次知道男人可以和男人做。


“……真奇怪。”鸣人说:“我居然是这么没见识的人?”他挠头,在他的认知里,男人是必定要和女人结婚的,爱情可以有许多,比如鼬对佐助,比如父亲对自己,比如他和佐助。


而xingyu,婚姻的对象只有一种。


现在佐助告诉他,不是这样。


“我脑子不太好。”鸣人说:“……想不明白……”他露出苦笑来:“果然和周游世界的佐助不一样,我只是一个小村子里没见识的火影。”


佐助没理会鸣人的自嘲,他有些担心这个蠢货会过载。


毕竟鸣人可从来不是个善于思索的人,脑子不太好这个鸣人自己的形容可谓恰如其分。


“佐助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佐助知道,而他不知道,鸣人想,这期间发生了什么吗?


其实这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事,甚至不值一提,对这个世界的和平根本造不成任何影响。


它只是大千世界里小小的一环。藏在阴影里,鲜少露出来。


可是这个时候,鸣人却觉得,它很重要。


比丸井,比游郭,比那个风之国的将领,都重要。


它近在眼前,触手可及。




“啊,”佐助发出小小的短促的感慨:“我曾经在铁之国停留很久。”他慢慢的说,好像对自己那个不成器的兄弟有着无限的耐性,唯恐对方理解不了。


“你知道的,铁之国并没有忍者,他们都是武士。”


“是的。”


“而对武士而言,众道是非常普通的。”佐助用茶水在桌子上写下这两个字:“实际上,在他们的观念里,众道相当崇高,盟兄盟弟较之妻子情人,甚至地位更高。”


“……”


见鸣人没反应,佐助只好继续:“有人只好男色,有人只好美少年,”说到这里他突然顿住,眉头皱起。


“怎么了?”


“……大蛇丸说不定就是其中之一呢。”佐助恍然大悟,见鸣人露出恶心的表情后嗤笑:“他可是很喜欢美少年的。”


“恶,别讨论他。”鸣人对大蛇丸可是没有任何好感。


“愿与盟兄弟同生共死,众生不更二兄,似乎颇受推崇。”佐助道:“完全是个与其他国家截然不同的地方。”


鸣人受到了文化冲击。




佐助……他想,佐助自从少年时分别,四处游历,连这种事都知道。


却不告诉自己,鸣人不高兴的在心里腹诽,是怕自己会惹出什么祸端吗?


可是这明明是……


然后他的念头又转到了别的地方,鸣人看着正在说话的佐助,他的至交有着超乎常人的仪态容表,非常的优雅端庄,檀木的发色和白皙的皮肤互相映衬着,常年在危险中淬炼出的锋芒更是相当的锐利。


这样的佐助……也曾经有过盟兄吗?


脑海里突然冒出这个想法,鸣人不由自主的打个激灵,他从心里涌出一股惊骇来,立刻伸手出去一把抓住佐助。


“恩?”佐助低头去看他,不明白鸣人怎么突然这么激动,但他对鸣人总是富有耐心的,这耐心是多年容忍的结果,因此即便不解,佐助还是静待鸣人的解释。


鸣人磕磕巴巴的开口了。


“佐,佐助……”他舌头打结的厉害,话在喉咙却说不出来,明明已经是独当一面的英雄,此时却气短了起来。


这样可不行,鸣人想,再说问问,问问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但那是佐助的私事……


可佐助如果有事情,有个比如盟兄弟,可以共交生死的那种,自己却不知道,一厢情愿的期待着每次与佐助短暂的重逢,那自己不是太可悲了吗?


呜……问还是不问……


“佐助也有这样的对象吗?!”鸣人一鼓作气的大吼出来,他闭着眼睛,好似不愿直视即将到来的事实一般。


笨拙的模样从来没变过。


即便面前这个男人已经年过而立,棱角分明,有着不同常人的帅气,金发碧眼动人心魄,举手投足皆是烈火间淬炼出的坚韧。


佐助笑着否认:“说什么呢,我可没有。”他道:“那可是从少年时候就开始的。”


哎,佐助是不是说了没有?


鸣人睁开眼睛来。


先是看见光,然后看见黑发,接着看见眉眼。


等到完全张开。


佐助就在他的眼睛里了。




"真是松了口气啊我。"鸣人感慨,他对着露出疑惑的佐助道:“如果佐助也具有众道的癖好,喜欢上了某个人,拥有着另一个可以交托生命的对象。”


“我会非常的寂寞。”


“不会有另一个人的。”佐助回答他。


于是鸣人笑出来,他将茶几推到一边,两个人盘膝而坐,四目相对,非常坦然。


“我非常的迟钝,”用这句话做开场白的鸣人居然有些羞涩,还有些许尴尬,可同时又有股大无畏的气度,好似将生死置之度外,破釜沉舟的要完成这一件事:“也相当的无知。”


佐助静候他接下来的话,以前说过,他是个很好的聆听者。


“但是如果是佐助的话,我是绝对不会马虎的。”


他应该说点什么好,佐助想,比如呃谢谢之类的。


但他的情商难得一次超水平发挥让他恰到好处的闭嘴了。


“如果佐助要有盟兄弟的话,”鸣人道:“那就应该是我。”


“这个位置是不会让给其他任何人的。”




“好。”佐助回答。






TBC


本来这里应该是有剧情主线触发的,但是感觉写在这里好破坏气氛啊,所以还是先这样吧。






感觉对着700的且力和鸣人夸赞长的好好违心啊[笑cry][笑cry][笑cry][笑cry]


明明就是斑斑和一乐大叔笑cry][笑cry]

评论

热度(161)

  1. 子羽全剧终 转载了此文字
    只能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