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羽

关于佐助赎罪论叨叨几句

差不多是我的看法了。恐袭五影大会是事实,监禁尾兽也是,叛逃多年加入晓也是。

木叶的非正义性也不能反过来使佐助的行为变成正义。

以及非常同样关于“输出爱”的部分。


树上挂满了鸭腿:

结论说在前面,我是认为他“有罪”的。


我是个佐粉,这不需要谁来鉴定。


无论如何都不打算同意的人直接可以不要看了。


欢迎讨论。


---------


这篇一直躺在草稿箱里,当时要开新长篇坑的时候自己整理思路用的。隔了一年多了干脆发出来...


---------


首先,佐助他是受害者没错。


木叶为了防止造反牺牲了宇智波一族,这件事里他是无辜的受害者。


但是,那不能证明他的“无罪”。


所谓“罪”也根本不是指杀了个家族仇人团藏,或者那几个可怜的武士。哪国忍者出任务没杀过敌对忍者呢,不是这样的。(当然要是一般民众可能问题就大了)


他最大的问题是站在了世界大战的敌营,去偷了一个国家的战略原子弹头,恐袭了(因为他去偷了原子弹而召开的)多国首脑峰会,杀了个与会首脑和安保若干名,还把那原子弹持有国首脑的左手废了。


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这不是因为该恐怖分子身世可怜就能一笔勾销的事儿。


是,起因都是因为木叶灭了宇智波族。


但分明是宇智波先要造反啊。


每次看到“木叶该给佐助道歉”嗯我能理解(应该道歉不等于佐助做的事 都能正当化了)“该给宇智波道歉”我就???了。


(反正我对这个前面村子还不太稳定的情况下排挤走要争取政权的斑,后面忘不了老祖宗留下的二分天下的快感反悔要抢政权,也不想想在一个已经内部安定的村子里政变就算成功了之后治理要怎么办的毫无政治远见的一族没有好感,说白了你们不要造反就啥事没有了...也许为家族争取更好的地位也是家族爱的一种表现?...还出了个大义圣母实则计划里漏洞百出的鼬神...跑题了)


再多说几句佐助本身吧。


佐助是个“爱”得很深的人。是可以为了“爱”在某种意义上不择手段的人,他所有的行动都是以“爱”为中心展开的。


他在和鸣人最终决斗以前,差不多唯一重视的是“家族爱”。


为家人复仇/为鼬复仇/为了不让家族的悲剧重演而希望成为影。


承认第七班、会保护鸣人和小樱,也都是因为“在七班看到了自己家族的影子”(漫画72卷153页)


而和鸣人决斗后,在他心里“对鸣人的爱”(不是bl的那种意思,广义上的)被提到了和“家族爱”差不多的高度,他愿意相信鸣人可以把“建立一个没有仇恨的世界”这一目标以自己做不到的和平方式达成。


谁要在这里跳出来说而鸣人没有做到看我不跳起来打爆你的狗头。


(事实上我当然觉得他的革命计划是认真的,但是他不愿多杀人的善良心性也是真的,也可能是这种矛盾加上鸣人的影响才导致他愿意把目标交给鸣人去完成自己则作为一个背后辅助的角色)




另外再多说几句关于zy。


上面提到的“爱”,在我看来佐助是一个绝对偏向“输出”爱的人。


然而他的“家族爱”失去了输出的对象,才会发展成复仇。


而和鸣人决斗后,他有了相对更加能“接受爱”的成分。


鸣人也好,小樱也好,其他人也好。


所以我能接受他组建新的家庭。谁跳出来说佐助并不“爱”小樱和沙拉我也跳起来打爆你的狗头。但还是不太能接受原作没有描写过的“恋爱”,所以恕我虽然能吃新宇智波家亲情但吃不了zy。




回头看看乱糟糟写了不少了。


他所做的一切都说不上是正确的,但是可能是唯一的选择。即使再来一次我觉得他也会那么选择。


所以我才喜欢他啊。

评论

热度(35)

  1. 子羽树上挂满了鸭腿 转载了此文字
    差不多是我的看法了。恐袭五影大会是事实,监禁尾兽也是,叛逃多年加入晓也是。木叶的非正义性也不能反过来...